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拔剑四顾

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梦后楼台:晏小山独立落花前  

2017-09-12 04:07: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萍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晏几道《临江仙》
总觉得小山才是宋朝最晶莹剔透的男子,如晋时金陵的王谢子弟,芝兰玉树,气秀韵胜,资质天然,是旁人学不来的。
柳永一生江湖浪荡,似狂似狷,没有小山的神秀;欧阳总是给后人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不如小山的俊俏年少;东坡心胸阔达,若天外之人,却又少了一份至情至性;淮海一味自伤,凄厉幽怨,更不比得小山的风流疏宕。
父亲晏殊做了三十年的太平宰相,小山自然沾了不少光华,生于“诗礼簪缨之族,花柳繁华之地,富贵温柔之乡”,十七年如丝如帛的绝好时光里,唿哨而来的都是“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的琳琅岁月。 
青春好过,繁华易凋。1055年,晏殊撒手人寰,晏府从此江河日下,小山的命运开始滑落。
幸好滑落的只是命运,不是人生。命运多舛,依旧可以走出鲜活的人生。
父亲虽亡,但他生前的人情还在,出自其门的欧阳修、范仲淹、韩琦,在庙堂之上皆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小山若肯依附,宦途定应顺风顺水。小山到底不是等闲的男子,令天下多少寒士引颈的人脉,他却轻描淡写地一弃了之。父亲生前一次又一次地哀叹“无可奈何花落去”,但他却没有心思去理会那似曾相似的归燕。
已是当朝文坛领袖的东坡,久闻小山之名,素来仰慕,因了鲁直去见他。小山向鲁直说了一句不冷不热的话:“今日政事堂中半吾家旧客,亦未暇见也。”——当今政事堂中那些大臣,有半数都曾受我父亲的提拔,是吾家洒旧客,连他们都不愿相见,何况你们——洒脱磊落如此,令鲁直青眼有加,东坡知了亦是叹惋。
这样的男子,如不避刀枪的金蚕宝甲,质地精良,色泽光润,在现世的风雨中,虽濡湿了表层,却浸淫不到内里。
只是,小山前世的记忆过于美好,以至于今生一再的去追思悼念,念着念着心就伤透,成了千古的伤心人。他不是吊唁逝去的荣华,而是实在想不透,美好的事物怎会凋谢的如此之快!那些个悲欢合离之事,如幻如电,如昨梦前尘,但能掩卷怃然,感光阴的容易迁逝,叹境缘的虚无缥缈。
这些失意的无奈,只能借酒来浇。再好的酒量,也禁不住心的憔悴。酒不醉人人自醉的佳境,有时候却是别样的伤心不奈。梦后的楼台,高锁着寂寞的梧桐,是否有月弯如钩,已是难以记起,浓睡渐消残酒,清醒之后,低垂的帘幕被风掀起,招摇着撩人的情思。披衣起身,来到杨柳池塘淡淡风的梨花庭院,是“去年春恨却来时”恰巧赶上了“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还是“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的凄迷景致引起了去年的春恨?
这都怪那无赖的东风,将花吹开唤醒之后,又将艳粉娇红吹落满地,最可恶是碧楼的帘影,竟连些许的闲愁都遮蔽不下,要之何用?
无论是“还似去年今日意”,还是“为问新愁,何事年年有”,因错管春残事而费泪的到处登临,终究挡不住流年逝水。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落花,微雨,原本是极美的景色。然而,开了满树的繁花,密密匝匝,层层叠叠,却仍旧压不住一场微雨。直直地摆在人的面前,不露一点心思痕迹,却明明白白传递着美丽的情愁。情自无限,愁又不尽,穿越千年的雾霾尘埃,至今仍打动着人心。
在这场黯然销魂里,来了去年的春恨,春恨为谁,词的下片作了回答。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是比去年更为遥远的回忆,既是梦中所历,也是春恨的根由。
那时的你我,还都年少。
再孤高自负的人也会有一两个至交好友,可以在凄风苦雨中温暖熨帖苍凉的情怀。小山虽是狂放,却也不吝啬交友,所以时常往来于沈廉叔、陈君龙的家舍,沉缅酒中,观舞听歌。宴席之间,听腻了陈熟的滥调,小山不觉技痒,按曲填词,挥毫而就之后,交给歌女习唱。
曾经的相国公子,而今的落拓词人,虽然失落于功利的现实,却更让女子惑于他周身散发出来的忧郁而诗意的气质,如同坠至尘间的磁石,具有强劲的吸引而无需解释。这些女子中,最令小山着意的是分别叫做苹、鸿、云、莲的四位绰约少女:
小梅枝上东君信,雪后花期近。南枝开尽北枝开,长被陇头游子、寄春来。 
年年衣袖年年泪,总为今朝意。问谁同是忆花人,赚得小鸿眉黛、也低颦。
《虞美人 小鸿》
秋风不似春风好,一夜金英老。更谁来凭曲阑干,惟有雁边斜月、照关山。
双星旧约年年在。笑尽人情改。有期无定是无期。说与小云新恨、也低眉。
《虞美人 小云》
梅蕊新妆桂叶眉。小莲风韵出瑶池。云随绿水歌声转,雪绕红绡舞袖垂。
伤别易,恨欢迟。惜无红锦为裁诗。行人莫便消魂去,汉渚星桥尚有期。
《鹧鸪天 小莲》
初见小苹时的形象,一直萦绕在小山心头。
她轻盈的如燕,穿着薄罗衫子,上面绣有双重的“心”字,羞涩地接过小山填好的词曲,拢着琵琶,慢捻轻挑,“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弹者脉脉含情,听者更是知音沉醉,舞低了杨柳楼心的明月,歌尽了桃花扇底的轻风。
初见倾心,这一刻好似地久天长。
然而不久,廉叔便即过世,君龙也卧病不起,小莲、小鸿、小苹、小云流落江湖,不知去向。此后的小山,在现实的山河之内再找不出一片可以栖心的乐土。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原来情思旖旎的背后,是“只愁歌舞散,化作彩云飞”的不安与惊怔。万事都随流水,春梦秋云,聚散的竟这么轻而易举,连风吹雨打都是徒劳。这两句因明月兴感,与首句“梦后”相应,如今之明月,犹似当时之明月,可是,如今的人事情怀,已再不是从前。梦后酒醒,明月依然,彩云安在?在空寂之中仍旧是苦恋不舍,执着到了一种“痴”的境地。
小山词的意境,可以用他自己的语句来概括,“衣上酒痕诗里字,点点行行,总是凄凉意”。心境悲凉,只得时刻惦念着过往的美好,从回忆中找寻对现实的安慰,暖热处世的情意,然后拈花微笑,直面惨淡苍白的人生。
静安的《人间词话》里说:“小山矜贵有余,但可方架子野、方回,未足抗衡淮海也。”实在偏见的很,小山伤感中仍见豪迈,凄凉更中有温暖,虽与少游的凄厉幽远大相径庭,却是一般的伤心千古。
到底鲁直才是小山的知己,话也说的明白透彻:
仕宦连蹇,而不能一傍贵人之门,是一痴也。论文自有体,不肯一作新进士语,此又一痴也。费资千百万,家人寒饥,而面有孺子之色,此又一痴也。人百负之而不恨,己信人,终不疑其欺己,此又一痴也。
现世的女子,碰见了这样男子,就赶快嫁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