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拔剑四顾

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不须归去:张志和的隐逸情节  

2017-09-15 05:05: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张志和《渔歌子》
这首应该是最早的隐逸词吧。
作者张志和,字子同,号玄真子,他原有另外一个名字,叫作龟龄。父亲张游不置产业,一心好道,所以给儿子起的名字也受了影响,两个儿子分叫鹤龄、叫龟龄。龟和鹤都是寿命很长的圣物,带有吉祥的意味。
这个名字好似真的给他带来了运气,十六岁就已经明经擢第,中了进士,深受肃宗赏识,不但赐名“志和”,而且让他做了待诏翰林,算是格外的恩宠。只是不久家里亲人去世,辞官归去,再没回来。
性情高迈不羁的他,注定不能再官场宦途久住,因为那五湖的风烟才是他真正的归栖之地,生命的根土。他每日逍遥于山水风色,自称“烟波钓徒”,处江湖之远,遥看着尘世的纷争绕绕,意与白云共闲。
肃宗怀念当初那个才情少年,赐给他奴、婢各一,志和做主为他们定了终身,把他们唤作“渔童、樵青”, 情闲意适。人间其故,答道:渔童使捧钧收纶,芦中鼓泄,樵青使苏兰薪桂,竹里煎茶。陆羽、裴休问他平素有何人往来,他又答称:太虚作室而共居,夜月为灯以同照;与四海诸公未尝离别,何有往来?!这样的情致不似唐人,他应是从魏晋风流里逃逸出来的精灵。颜真卿初到湖州,约他和陆羽等人游玩,共赏湖烟。烟雨迷蒙中,志和酒酣耳热,击鼓吹笛,写下了开头那篇《渔歌子》。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纯用白描手法,平平道来,毫不见惊奇之处,然而,极平,却不显浅薄;至淡,却不觉乏味,其中自有不尽的意趣与境界。正如那首打油诗一样:高高山上一棵槐,山下有个孙有才。有才有才干啥呢?我看槐花几时开!没有精警的句子,没有冷艳的想象,没有滚滚的气势,却气象万千,意境迷人,令人爱难释手。
不过,若仅仅如此,志和这首小令还不足以妙绝千古,最精彩最令人向往的的还在最后两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一丝斜风,一丝细雨,交织在花开的春月,心在喧嚣的尘缘中宁静,那些掠过的风景,涌动的人潮,皆在这美丽的天气沉醉。任它风絮满城,任它雨打芭蕉,任它裙湿襟凉,直是不须归去,戴一顶箬笠,着一身蓑衣,守候一川斜风细雨,瞭望漫天薄雾轻烟,桃花流水之处,山青水绿烟雨蒙。
清晨或者黄昏,在那斜风细雨的片刻光阴,静静地守五湖风烟的缱绻,在淡青色的雨和风里,给心披上一件浅碧的缕衣,不去想世情的温暖与苍凉,不再念生命的温存与忧伤,眼中的影像和容颜,唯有斜风,唯有细雨。微盍双目,灵魂入定,静听风吹过耳畔的慵懒和雨敲打空巷的飘逸,生命开始美丽惊艳。
这情形和柳宗元“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相似,只是,柳宗元一生傲岸,孤高的心性自然而然从诗中泄露出来,因此,他的诗寒寂冷陌,不近人情,没有志和怡然自适的温暖色调。伴着岁月的老去,人在世间积攒眷恋的事物越来越多,多到不堪他们的重负,有时不得不选择遗忘和丢弃,这样才能给流浪的心灵一个宁静的住所,不再执着于俗尘的是是和非非,让悬挂心头的遗恨在阳光底下飘然滑落。眉间心上,总要有些斜曳飘摇的美好情思才好。
这组《渔歌子》共有五首,是唐诗衍化为词的一个创举,有着极强的艺术魅力,故能“风流千古”,享誉内外,它对词学的诞生与发展,产生了重大的影响,获得了“词祖”的殊荣。施蛰存先生曾说:“玄真子与词的关系,在其所撰渔父词五首,此唐词祖宗也。”也有人说,太白是词的生母,而志和是词的乳娘,所以后来仿作的诗人极多。
东坡的四首《渔父》词,便是其一,既有自我心境的写照,也有对己的一番嘲弄与悲悯。
渔父饮,谁家去?鱼蟹一时分付。酒无多少醉为期,彼此不论钱数。
渔父醉,蓑衣舞,醉里却寻归路。轻舟短棹任斜横,醒后不知何处。
渔父醒,春江午,梦断落花飞絮。酒醒还醉醉还醒,一笑人间今古。
渔父笑,轻鸥举,漠漠一江风雨。江边骑马是官人,借我孤舟南渡。
打渔归来的渔父,将打得的鱼蟹随便吩咐旁人看理,便向江边的酒家走去,酒无多少醉为期,彼此不论钱数,应该不止一次的来此醉饮了,生活极是逍遥自在;醉倒之后,起身而去,迷乱恍惚之中寻觅着归去的路途,轻舟短棹,任意飘荡,醒来已是晓风残月,却一时间记不得到了何处;其实怎么会真的不知到了何处,纵然一夜风吹去,只在芦花浅水边,落花飞絮成春梦,睡眼朦胧惺忪,欲醒还醉,似醉又醒,向人间苍茫一笑,古今不过只在醒醉两端,哪里分辨的了;也许是渔父轻轻的笑声,也许是误入芦花浅处的争渡争渡,惊起了一滩鸥鹭,漠漠轻寒,带了一阵斜风细雨,已经跳出仕宦羁绊的渔父,如同鸥鹭翱举于漠漠风雨的烟浪之中,悠然自得,不急归去,而骑马奔波于宦途的官人,面对滔滔江水,踟蹰难行,只得托庇在渔父的断蓬孤舟。
渔父经过一翻醉饮的升华,已是走向世俗功利之外,而骑马的官人却仍在宦途的沉浮中挣扎奔劳。红尘的羁绊唯有通过孤舟的摆渡才能得到超脱,里面有着极深的象征,那是渔父超越世俗名利羁绊之后对世人深切的悲悯情怀。这世人不只是困顿于仕路的“官人”,更是沉溺于功利的人间众相。连一国之君的李煜,对渔父超然物外的飘渺也是向往不已:
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无言一队春。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
一棹春风一叶舟,一纶茧缕一轻钩。花满渚,酒满瓯,万顷波中得自由。
浪花有意千重雪,东陂的“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就从此而来,桃李无言一对春,是绚烂到极致的春色。此时此景,携一壶酒,拿一竿纶,世上再没有如此快活逍遥的人。一棹春风,一叶孤舟,一纶茧缕,一钓轻钩,轻浅的水渚飘荡着片片飞红,慢斟一口瓯中的薄酒,神游太虚,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而或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跃金,静影沉璧,渔歌互答,此乐何极?
这一切都开始于这首“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志和的兄长见到这首词后,生怕他“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再难见面,和了一首将志和呼唤归来:
乐是风波钓是闲,草堂松桧已胜攀。
太湖水,洞庭山,狂风浪起且须还。
志和虽是神逸飘然,但兄长殷切的情意毕竟是感动于心,浮棹欣然归去。鹤龄在会稽城东买了块地,花竹掩映之中,为他修葺了几间茅屋供他居住。他闲来常钓鱼溪边,不置鱼钩,非是为了桃花流水的鳜鱼,只是为了享安然静卧意与神会的仙乐之福。
青蒻笠前明此事,绿蓑衣底度平生,斜风细雨,原是生命的常景,我们却少了一份恬淡的心境,不敢去细细斟酌那一番风雨的味道,在它还没到之前,就早早躲开,生怕浸润透了衣衫罗裙,所以生活失去了该有的诗情画意和眷恋情怀,一天又一天的匆忙日子里,庸庸碌碌地颓废着无聊的情绪。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