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拔剑四顾

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花落多少:孟浩然细腻感伤情怀  

2017-09-09 04:36: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孟浩然《春晓》
春困秋乏是古人经历了无数的冬夏方才总结出的经验,到底没有欺人。熬过了漫长阴冷的冬日,迎来大好的春光,本该四处游走踏青的时节,竟然情思困顿,朦胧迷幻起来。一觉睡去连天亮都惊不破浓浓的梦,梦里好似听到了鸟儿的啼叫之声,这声音来自天上地下,山川碧野到处弥漫。
神思恍惚之中仔细一听,啼叫欢闹的鸟儿原来不在梦里,而是真真切切地藏在窗外的碧叶青枝之间,实实在在。突然记起昨夜里似乎来了一阵斜风细雨,如烟似梦,轻轻叩打着窗棂,怪不得窗外的青枝绿叶更显的晶莹翠碧,玲珑剔透,只是不知道,满园的锦簇团花,红蕊寒心零落了多少!
这首《春晓》是浩然极为脍炙人口的一首,和李白的《静夜思》、王之涣的《登鹳雀楼》鼎足而三,是最精致的五言绝句。
浩然一生未入仕途,前半生大多隐居在家乡的鹿门山,以诗自适。襄阳鹿门山是东汉末年庞德公的隐居之地,浩然心神向往,写下一首孤寂清远的《夜归鹿门山歌》:
山寺钟鸣昼已昏,渔梁渡头争渡喧。
人随沙路向江村,余亦乘舟归鹿门。
鹿门月照开烟树,忽到庞公栖隐处。
岩扉松径长寂寥,惟有幽人自来去。
首二句即写傍晚江行见闻,听着山寺传来黄昏报时的钟响,望见渡口人们抢渡回家的喧闹。这悠然的钟声和尘杂的人声,显出山寺的僻静和世俗的喧闹,两相对照,唤起联想,使诗人在船上闲望沉思的神情,潇洒超脱的襟怀,隐然可见。
三、四句就说世人回家,自己离家去鹿门,两样心情,两种归途,表明自己隐逸的志趣,恬然自得。 五、六句是写夜晚攀登鹿门山山路,“鹿门月照开烟树”,朦胧的山树被月光映照得格外美妙,诗人如痴如醉。忽然,很快地,仿佛在不知不觉中就到了归宿之地,原来庞德公就是隐居在这里,诗人恍然。这微妙的感受,亲切的体验,表现出隐逸的情趣和意境,隐者为大自然所融化,至于忘乎所以。

末二句便写“庞公栖隐处”的境况,点破隐逸的真谛。这“幽人”,既指庞德公,也是自况,因为诗人彻底领悟了“遁世无闷”的妙趣和真谛,躬身实践了庞德公“采药不返”的道路和归宿。在这个天地里,与尘世隔绝,惟山林是伴,只有他孤独一人寂寞地生活着。
诗中的“幽人”既指庞公的精灵,也是诗人自己,他们早已同化为一体,不分彼此。唯有这样不食人间烟火的幽人,才能写出天然清新的《春晓》。一向狂放不羁的太白,很少对人称许,然而浩然人格的清高却赢得了他的膜拜:
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
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
醉月频中圣,迷花不事君。
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
诗中对浩然极为崇敬,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不但如此,浩然与之分别,太白又写诗相送: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后来,浩然出山游历长安,曾在在太学赋诗,诗中有一句“微云澹河汉,疏雨滴梧桐”,令举坐束手,王维称道。王维将浩然私邀入内署,恰逢玄宗到来,浩然隐匿床底,王维不敢隐瞒,如实告知了玄宗,玄宗亦是风雅的男子,久闻浩然的清名,将他从床底扶出,问他最满意的诗。浩然自诵平素所作,玄宗听见 “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怃然不悦,说:“卿不求仕,而朕未尝弃卿,奈何诬我?”浩然因此放还归家,由回到了襄阳。
襄阳的采访使韩朝宗约浩然再去京师以求仕宦,感于友人的盛情,浩然欣然答应。到了出发的那一天,碰巧有故人来访,风生笑谈,两人剧饮甚欢。朝宗久等浩然不致,派人来催促起行,浩然拂袖而起,竟斥责其送信的人来:“业已饮,遑恤他!”——我们饮酒言谈正欢,那里还顾得了其他?
浩然毕竟是襄阳的孟浩然,在红尘转过一周,又回到了出发的原点。他超脱与功利之外,不求仕宦的顺达,不求生活的宽裕,这些举手投足之间就可轻易得到的物事,对他而言,不过是一袭风烟。他所求的是对自然体验的亲切,对内心圣境的洗练,所以他看得透俗世的浮夸与浅薄,知道人生最华丽的瞬间片刻便是衰落凋残的开始。
枝头百鸟争鸣,原以为是春日最为繁闹的景致,殊不知,昨夜的一阵轻寒宿雨,早将万花飘落,飞红片片,铺了一地。青春竟这般的不耐消磨。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对于这浅浅的一问,后世的清照作了回答: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此词化用偓《懒起》诗意,《懒起》是一首五言排律,最后四句写的轻巧喜人:“昨夜三更雨,临明一阵寒。海棠花在否?侧卧卷帘看。”但和清照的词一比,仍旧黯然失色,毫不起眼。
雨疏风骤,正是暮春特点。在风雨潇潇的夜晚,独宿无聊,家国之痛不经然涌入眉头,只得借酒浇愁。清照虽是善饮,却也抵挡不住心的悲凉欲醉,三杯两盏就已经不能承受,昏昏噩噩的睡去。现实的惨痛在梦中不忍触及,所以竟睡得意外的香甜,一觉醒来,眉梢眼角还带着昨晚的酒意,一夜的雨淋风梳,院中的海棠定应是令人不堪触目,因而急急地向“卷帘”之人闻询。一个“试”字,显出了心中的不安与担忧,不忍问却又忍不住地想要知道的心思被刻画的淋漓尽致。谁知,卷帘人的回答竟出乎意料之外。她内心虽然极是渴望海棠依旧,然而,花事凋零毕竟是天道自然,奈何不得的事情,况且昨夜又添了一宿风雨,海棠花断然不会依旧了。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这既是对侍女的反诘,又像是自言自语:这个粗心的丫头,你知道不知道,园中的海棠定该绿多红少,叶绿花残才是。“应是”,表明词人对窗外景象的推测与判断,口吻极是恰当,毕竟她尚未亲眼目睹那一片的残落。海棠虽好,风雨终归无情,再美再娇艳的花也是不可能长开不谢的。一语之中,自有不尽的无可奈何的惜花情在,可谓语浅意深。 
清照用她特有的女子的细腻精警,阐释着她伤怀落寞的惜花情结,最后一句虽是妙到极致,但读来总有一种在歇斯底里的呐喊的感觉,不若浩然浅淡宁静。这是性情所致,浩然将生命参透,于世混不着意,深深扎根于生命的本体,所以对生活有着异样的亲切感知,超妙自得,诗情画意从笔端流出亦是清澹简朴,气息盎然。
浩然用极其简约婉转的语言,描摹出一幅流畅灵动的景致画面,韵致飘逸,意境清旷,淡而有味,浑然一体。夜来风雨,花落多少?不单是对春红零落的惋惜,更是一种对生命存在的思考与质问。
满地的残红,就像过往生活的片段,支离破碎。总有一天,我们都将老去,那逐渐斑驳凋谢的依稀往昔,才是我们真正无法割舍的缱绻情怀。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