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拔剑四顾

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鲁迅别裁  

2017-09-04 05:02: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想谈谈鲁迅,已经很久了,但总找不到场合。一面想着从支离破碎的文章中回忆他,一面想着“我不是一个‘立言’的人”而逃避他,虽然常说“不朽之笔,需传不朽之人”,但我不是永生的,我的作品在可看的见的时光中也会消逝,但还是写写聊以自慰,顺便纪念那个不朽的英勇斗士。

        谈起鲁迅,大家的脑海里便是那标准的一字黑胡,藏青色长袍和口中叼着的烟卷。烟卷使他的形象变得高大,让他的一举一动变得沉稳,令他的眼神变得深邃不可捉摸——他的目光穿过了缭绕的烟雾,锐利得像一把尖刀,不断刺激着整个旧社会的沉珂,以喷涌的思想与一切肮脏污秽作斗争。但谁又能想到烟卷成了肺癌的元凶,让他在36年的秋季病卧高榻不起,最终西去,或许,这一切都是命运的作弄。

        鲁迅创造了中国近代小说,他是那样的高大,那样的辉煌!但我在他高大的背影里,看到的却是烟灰散尽,黑夜孤灯的失落与苦楚。从他的文字中,弥漫着浓浓的不满忿恨情绪与对封建礼教“说不得,打不动”的无奈。

        鲁迅先生为什么要抽烟?是因为要化解愁苦,寻找解脱。

        他有什么愁苦?对自己不幸家庭生活与婚姻的忍受,对无法保护弱小的悔恨,对冷眼旁观的“看客”的愤恨,对一己的精神难以撼动国人的无力……但鲁迅先生无疑是伟大的,他的伟大在于他是第一个戳破了“病态社会”的窗户纸,他没有等着看着,而是拿起了笔,写出篇篇的“利剑”,深深插在20世纪动荡的中国大地上,以求唤醒更多人的觉醒,让“本没有路的地上,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在这点上,他算是成功了。

        鲁迅一手伸向过去,一手指向未来。

        鲁迅先生的文章有一个不变的特点,那就是在于揭露黑暗社会的种种矛盾,对各种封建礼教,牛鬼蛇神进行讽刺与挖苦以醒世人。他从不吝惜笔墨,从内容上“别出心裁”,从手法上无所不用其极!从最著名的“四千年历史写满了‘吃人’”到治痨病的“人血馒头”再到‘后人打着“造人、补天”的旗帜在女娲死尸的肚皮上安营扎寨’……鲁迅总是以那短短几笔,便把这丑恶的世界勾勒个干净。以农民故事为骨,以悲惨堕落的情节为肉,以令人难以捉摸的恶趣味为精神,杂七杂八地构成了鲁迅庞大的杂文帝国。他的文风充满了荒诞与恶的想象,与同时代作家大为不同,但我无以言表,只好以例佐证。以天鹅为例,常人都赞叹天鹅优雅的身姿,泛水的舞蹈和洁白的翅膀——但鲁迅却以正常人难以想象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他会踢踢鹅屁股,拉拉鹅掌,最后不紧不慢地把鹅抱了回家,不惜工本地开膛破肚,最终从鹅肚子里掏出一堆血淋淋的肉块,平淡地说:“这就是天鹅哦。”

       不论是《药》,《祝福》还是《孔乙己》,故事的格调都是灰暗的,抑郁的。从失望到绝望,他的笔,让一个个活灵活现的人变成个个行尸走肉。从“救救孩子”中散发的压抑气息无处掩盖,让人无处可逃,唯一可以欣慰便只有夏瑜坟顶上的稀稀落落的红白花。与《人间失格》的太宰治不同,鲁迅总把目光锁定在病态社会里底层的不幸人们身上,通过旁人的对白,环境的刻画,以可怜人的病态暴露众人的病态,让大家从麻木中感受到阵痛,从而清醒,进而反省整个世界。他撬开了中国旧社会的天灵盖,灌进一剂猛药。他,无疑是“病态大师”!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这是鲁迅先生对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看客”的一贯看法。但那些“看客”不仅存在于他的笔下,更存在于现在,存在于我们每一个中国人的心中!鲁迅的思想是超越时代的,他笔下的人性丑恶在任何时候都通用。在中,他写道:“我从乡下跑进京城里,已经六年了。其间耳闻目睹的所谓国家大事,算起来也很不少;但在我心里,都不留什么痕迹,倘要我寻出这些事的影响来说,便只是增长了我的坏脾气——老实说,便是教我一天比一天的看不起人。”大城市里陌生的环境导致人与人之间的猜疑,在信息不对称的前提下,面具们便原始地抬出地位,金钱,等级来比个高下以求自安。而“国家大事”从来都不是老百姓关心的问题,官有官道,民有民道,如今也不例外。

    《一件小事》后半段中鲁迅先生瞥见了己家车夫在无旁人看见的情况下被碰了瓷,却仍冒着被人讹诈的风险去帮助碰瓷者的善举。这一幕看得我头皮发麻:是不是很眼熟?这拙略的伎俩流传至今,仍依旧有效!但车夫挺身而出,毫无抱怨,扶走了“一瘸一拐”的碰瓷者,以至于鲁迅惭愧地写到:“我这时突然感到一种异样的感觉,觉得他满身灰尘的后影,刹时高大了,而且愈走愈大,须仰视才见。而且他对于我,渐渐的又几乎变成一种威压,甚而至于要榨出皮袍下面藏着的‘小’来。”但“小”的仅仅只是鲁迅一个人吗?《阿Q正传》里,鲁迅以讽刺与同情详细介绍了“儿子打老子”的精神胜利法与欺软怕硬的“奴性”思想,这种想法,不仅是阿Q有,赵老大爷,茶馆的伙计,未庄的乡人个个都是。(人人都愿意知道现钱和新夹袄的阿Q的中兴史,所以在酒店里,茶馆里,庙檐下,便渐渐的探听出来了。这结果,是阿Q得了新敬畏……阿Q这时在未庄人眼睛里的地位,虽不敢说超过赵太爷,但谓之差不多,大约也就没有什么语病的了。)《康熙王朝》中有个名台词:“这儿烂一点,那儿烂一点,大清国就烂一片!”正是当时的写照,对历史的愚昧与对权势的崇拜渗透在人们生活的每个角落。在满盘皆烂的晚清,鲁迅属于先驱者,无疑是孤独的。他深挖人性深处,告诉我们懦弱,自私,冷漠,无情是国人的天性,是无法更改的基因。而今回首,他错了吗?我们从一百年前就未有进化!这依旧是我们的病根!所以令人恐惧……“如不是很大的鞭子打在背上,中国人自己是不肯动弹的。”才是无法反驳的真理。 

        但从另一方面说,鲁迅也是个蹩脚大夫,只知道一刀一刀割开“中国社会”这个病人的脾脏,指着说这儿有病,哪儿有病,却不会医治,甚至连缝合也做不到。“中国社会”的顽疾不是两三篇作品论文能解决的,需要政治,经济与法律制度的长期完善,需要几代人的共同努力,让作恶的成本高到无法承受,让善成为一种习惯,才能彻底解决。鲁迅是当代社会的眼睛,但社会不仅需要眼睛,还需要大夫!以笔为枪者是不会建设的,他们只会革命。如果鲁迅要学了经济政治,或是学了医,那历史上就不会出现“以笔为枪,永不休战”的硬汉,反而出现其他领域的人才,可惜历史不能假设。

        对我而言,鲁迅的文章是有趣的,因为他生涩难懂。但就是因为生涩难懂,所以在深入体会过后必有一份喜悦。对鲁迅作品最初的影响来自小学五年级时的《藤野先生》,开头一段“上野的樱花烂熳的时节,望去确也象绯红的轻云,但花下也缺不了成群结队的‘清国留学生’的速成班,头顶上盘着大辫子,顶得学生制帽的顶上高高耸起,形成一座富士山。也有解散辫子,盘得平的,除下帽来,油光可鉴,宛如小姑娘的发髻一般,还要将脖子扭几扭。实在标致极了。”当时就令我疑惑不已,这段描写有什么意义吗?后来才明白,鲁迅一写东京春季樱花烂漫,二讽刺清留生追赶时髦,又不敢逾越祖制的丑态。与美丽单纯的樱花形成对比,直接刺穿了这种两难心态。像这样的片段有很多,例如:“西关外靠着城根的地面,本是一块官地;中间歪歪斜斜一条细路,是贪走便道的人,用鞋底造成的但却成了自然的界限。路的左边,都埋着死刑和瘐毙的人,右边是穷人的丛冢。”(讽刺革命党人未和群众一心)、 “我真傻,真的……”(多次出现在文中,梦呓表达祥林嫂从后悔到绝望到最终精神崩溃)、九斤老太:“这是一代不如一代!”(体现了对旧时代过度肯定,对自己能力的遐想,以及对年轻人不信任。)鲁迅的文章充满寓意,深刻而悠长。

        我还从鲁迅那 “拿来”了不少东西,一是环境描写对整篇文章的促进作用,就像夏瑜被杀害的那个夜晚“秋天的后半夜,月亮下去了,太阳还没有出,只剩下一片乌蓝的天;除了夜游的东西,什么都睡着。”一下子,压抑恐惧,阴森寒冷的气氛全出,成为了文章的基调。二是充分的想象力和熟练运用文字的能力。为什么鲁迅设计了夏瑜和华小栓两个主角?正像贾雨村通“假语存”,华与夏,为中国。“华”“夏”之争,凸显出了革命党人与愚昧群众的矛盾不可调和,革命最终失败的定局。当然,我相信鲁迅文章中的许多细节与嘲讽并不是他自己有意为之的,而是后人牵强附会,后期整改而上的。但这些后人的赏析,评文更让鲁迅的文章显得老道,让人在阅读过后有幡然初醒,醍醐灌顶之意,不可不视为“老树开新花”。

        为什么现在我们还要读鲁迅的小说呢?因为许多人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意识到自己了的短处,却总想忘记,和众人一起忘记那好不了的伤疤。而鲁迅的小说就像袋盐,时不时抹一把,惊醒在自我安慰中假寐的自己。每一次的阅读都是一次自省,悔改吧,我自己。

        电影课上播放着日俄战争期间东北人民即将被日本士兵砍头示众的影片,许多中国人站在周围旁观,个个无动于衷,脸上满是麻木的神情。见此,鲁迅最终认识到,如果中国人的思想不觉悟,即使治好了他们的病,也只是做毫无意义的示众材料和看客。他便弃医从文,成为文坛上的救国斗士。但他的愿望真的实现了吗?中国人的懦弱,自私的个性真的改变了吗?……时代在变,人心也一定会改变。鲁迅在临终时,仍关心着他的书与他的精神,为新一代人的未来而担忧。希望他的愿望能逐步实现,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太好了。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