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拔剑四顾

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谈艺术  

2017-08-13 04:57: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与胡说》、《望不了的画》、《谈跳舞》、《谈音乐》、《谈画》
  对于艺术家和文人来说,张爱玲是非常可恨的,例如: 
  听见说顾明道死了,我非常高兴,理由很简单,因为他的小说写得不好。  
  简直又惊、又气、又笑。
  
  说得好听点儿,是对艺术完美的残酷追求;说得不好听,就是“全无心肝”,拿人调侃。  
  这还不算完:我想说明的是,我不能因为顾明道已经死了的缘故原谅他的小说,也不能因为路易士从前作过好诗的缘故原谅他后来的有些诗。 
  即使是面对大师,张爱玲也敢放狠话:因为中国的新诗,经过胡适,经过刘半农、徐志摩,就连后来的朱湘,走的都像是绝路。 
  如果只看上面这三段,你也许会想: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啊,张爱玲对艺术的要求太苛刻了,可见其对艺术的态度是多么严肃啊——且慢,看下面这段: 
  然而交响乐,… …,为什么隔一阵子要来这么一套?乐队突然紧张起来,埋头咬牙,进入决战最后阶段,一鼓作气,再鼓三鼓,立志要把全场听众扫数肃清铲除消灭,而观众只是默默抵抗着,都是上等人,有高级的音乐修养,在无数的音乐会里坐过的;根据以往的经验,他们知道这音乐是会完的。 
  这纯属是在拿严肃开玩笑。
   
  要么就是冷幽默(刻薄?):美国有一阵子举国若狂跳着Jitterbug(翻译出来这种舞可以叫做"惊蛰"。) 
  这是天才的,能把美国人气死,中国人笑死的翻译。  
  还有公然作践:印度有一种癫狂的舞,… …,两腿不知怎样绞来绞去,身子底下烧了个火炉似地,坐立不安。
  那音乐也是痒得难堪,… …,歌者嘴里就像含了热汤,喉咙颤抖不定。 
  这段更是莫名其妙: 
  这种舞的好,…与他们的气候与生活环境相谐和,…。地球上最开始有动物,是在泥沼里。… …,水底有小的东西蠢动起来了,那么剧烈的活动,… …, …。这种印度舞就是如此。 
  呵呵,听着怎么这么熟悉呢?哦,原来是张爱玲版《讲四书》和《苏批三国》(借歪批名著搞笑的相声)!
   
  有时还像小孩子似地钻牛角尖、煞风景:我不由的想起《明日天涯》在《新闻报》上连载的时候,我非常讨厌里面的前进青年孙家光和他资助求学的小姑娘梅月珠,每次他到她家去,她母亲总要大鱼大肉请他吃饭表示谢意,添菜的费用超过学费不知多少倍——假如是笔者的话,也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哈哈,一样的心直口快,怪不得这么喜欢张爱玲。
      
       好了,说点儿严肃的吧。  
  我一直认为,张爱玲是喜欢且擅于描述市井生活的,所谓“日常生活况味”和人生的“苍凉”。因为在她认为,这才是人生的主流。 
  
  然而,一旦写起高雅的、形而上的事物来,她的本性就露出来了——灰暗、悲观、刻薄。比如《忘不了的画》,通篇给人的感觉就是沉重、灰暗,结尾处也只是清冷的梦幻。  
  但是,也正是因为写这些东西,张爱玲把她的一个无与伦比的天赋展现出来了——擅于描述。即使是非常抽象的事物——艺术。她自己也曾夸口:“没有我形容不出的事物,任何事再难描绘,想一想之后也就可以描述出来”。
  多么抽象的东西,她都能给你呈现出一个画面来:  
  小木屋里,墙上的挂钟滴搭摇摆;从木碗里喝羊奶;女人牵着裙子请安;绿草原上有思想着的牛羊与没有思想的白云彩;沉甸甸的喜悦大声敲动像金色的结婚的钟。  
  这是在描述巴赫的音乐。  
  《谈音乐》通篇都是这样的文字。
    
  再严肃一点,纵观张爱玲的这几篇文章,关于她的艺术观,可以总结出两点:  
  第一,躲避崇高——这从上面的众多调侃之中就能看出来。越是俗的东西(所谓原生态的)她越喜欢,如漫画、电影、时装杂志。  
  甚至,如果在崇高和怪诞之间做选择,张爱玲宁愿选择后者——在圣母像和山姥两者之中,她更喜欢山姥,因为她“看似妖异,其实是近人情的”。  
  这是张爱玲一生的性格——招人喜欢的性格——她离我们如此之近。
    
  第二,真正打动她的艺术是本民族的。因为只有这样的艺术才是世界性、永久的——这是她耗费时间、精力评注《红楼梦》、《海上花列传》的原因。  
  至于对现代艺术的爱好,如凡·高、高更,日本浮世绘、超现实画派,等等,充其量是日常生活的消遣而已,热爱是谈不上的。
  即使是消遣,固有的思维也在时时束缚着她:风景画里我最喜欢那张《破屋》,… …,使人想起“长安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文化的惯性啊! 
 
  《红楼梦魇》和《<海上花列传>评注》这两部作品,笔者不敢评,因为没有资格——学识和鉴赏力差得太远。怕最后像高鹗一样,呕心沥血续写完后四十回,最后赢得的是——无尽的骂名——敢和高鹗相比,已经是不知天高地厚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