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拔剑四顾

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江南  

2017-07-09 06:12: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东晋偏安江左以后,中原文士开始负笈南来。谢灵运在永嘉唱“池塘生春草”,陶渊明在彭泽“为五斗米折腰”。王羲之落籍山阴,书写《兰亭集序》;刘义庆驻驾临川,记述《世说新语》。
整个南北朝形成一个有趣的局面。北朝枭雄并起,南朝才子辈出。南朝畏惧北朝的军威,北朝仰慕南朝的文化。北朝为了弥补巨大落差,竟几次三番把出使的南朝文臣扣押,后来不满足于这样零敲碎打,干脆兵临城下。“伐吴之役,利得二陆”,北方武力掠夺南方才人的习惯由来已久。
唐宋以后,文化重心随着定都中原北返,但南方并没有重归荒凉,相反明清以后江南全面超越北方。明朝开国之初竟出现进士考试北方全军尽墨的情况。此事惹恼了急于讨好北方臣民的朱元璋,他把考官(其中半数是北方人)和前三名举子杀头的杀头,流放的流放。
明清两朝北方各省考中的状元加在一起,竟然只有苏州一府的三分之一。南方能够在唐宋以后青出于蓝,最应感谢的就是唐宋君王的无心插柳。在长达五百年的时间里,他们持之以恒地把中国最有才华的文人学者派往南方,从天涯海角到苏杭湖扬,甚至传说中的夜郎。这些人很快在江南的美景中陶醉,斜风细雨不须归,九死蛮荒吾不悔。他们开始和农夫渔父为邻,放歌山水并传播文明。今天我们回首往事,不禁怀疑唐宋两朝的这些“天子”说不定真的接到上天的指示。在海南的五贤词里,一副对联泄露天机:
唐宋君王非寡德
琼崖人士有奇缘
封建社会官员的俸禄和地方财政挂钩,所以在苏杭湖扬这些名郡做官往往名利双收,手握最终决定权的君王没有把这些肥缺一味分派给那些纯粹的官僚,否则至少西湖不会有苏、白二堤,杭州也不会有今天的名气。西湖在苏、白二堤之外还有一道杨公堤,据说这位杨公也是勤政爱民的好官,可是除了杭州本地人,知道杨公堤的人寥寥无几,他的全名连本地人也一问三不知。由此可见你如果没有文采风流,就算你是好官也很难被人记住。名城秀士两相欢,长使游人带笑看。
唐朝是中国历史上国力最强盛、文化最发达的时代,也是最常把苏杭湖扬委任给著名文人的时代,两者之间一定有某种因果。北宋遵照太祖优待文人的遗训,欧阳修、王安石、苏东坡数典名郡,大唐帝国的胸襟气度犹存。南宋以后,这些名都大邑成了朝廷放养鹰犬的牧场,雍正竟把江浙交给李卫这个文盲。于是扬州以盐商著名,苏州以园林称胜,湖州如远去的美人,笑渐不闻声渐悄。杭州仅留西湖一角,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马可·波罗笔下无与伦比的世界之都竟然在世界自然遗产和世界文化遗产的评选中双双落马,连澳门的殖民地遗存都不如!
天下有的是地方可供那些踌躇满志的官吏去施展才能或残民以逞,完全可以留一些风雅之地给文学和文人。苏杭湖扬这些自古繁华的名郡,由于经济文化基础雄厚,政府“无为而治”的效果可能会更好。历史上这些地方的官吏有清有贪,有精明强干也有尸位素餐,但苏杭一带始终富甲天下。元末明初,苏州是张士城的都城,苏州百姓承平日久,不知道顺应历史潮流,他们操着吴侬软语和明军对骂对抗了一年之久,中国历史上有据可查的最丑陋皇帝朱元璋龙颜大怒,下令驱逐苏州百姓并对苏州府征课全国最重的税赋。苏州几乎成为一座空城,但很快又恢复元气并再次成为海内首富。朝廷不肯原谅苏州人,苏州人也无意和解。终整个明王朝,人文礼仪之邦的苏州以难治著称。各级官吏视天堂为“鬼国”,上任前竟有人写好遗书。明末苏州数次发生百姓痛打宦官的事件,也许不完全是针对魏忠贤。
江南是中国文学的福地,中国文学史上最辉煌的名字几乎都和江南联系在一起,尤其是唐宋以后。屈原、王羲之、陶渊明、李白、苏东坡自不必说,杜甫入川诗是唐代文学的重要课题,沉郁苍凉之外兼能清新媚丽。李商隐在巴山夜雨中怀远,杜牧在十里扬州路流连。晚唐五代兴起的长短句,从题材到风格都打上了醒目的江南印记,后来虽然苏、辛继起,天才横溢,执铁绰板歌“大江东去”,无奈大多数人还是爱听小儿女唱“花落子规啼,绿窗残梦迷”。 豪放词始终只是一旅偏师,无法和婉约词分庭抗礼。
你可以说韩、柳、白、苏成就了江南,你也可以说江南滋养成就了他们。辛弃疾经历了从北方豪杰到南方才子的转变,他虽然不是很情愿,但想想岳飞的下场,他也应该感谢江南。王实甫、汤显祖是两个被低估的伟大诗人,前者是元代文学的成吉思汗,后者是明朝文学的一代天骄。据说王实甫也到过江南,汤显祖则是典型的江南才子。
乾隆皇帝七下江南,诗万首,酒千觞,可惜他把纪晓岚当作文学弄臣,轻易不肯外放,否则以纪氏在《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中展现的见识才华,把他派往苏杭,极有可能续写一段风流佳话。俞樾是曾国藩得意门生,以“花落春仍在”压倒全场成为状元。他在苏杭往来游处多年,可惜只是主讲书院。晚近两个最有可能和苏杭互相发扬的文人都老死书斋,明清以后帝王的不解风情由此可见。
现代中国最有才华的文人在徐志摩“轻轻地走了”之后,当数来自“边城”的沈从文。在新中国他不能与时俱进,只好把后半生用来研究中国古代服饰,最终完成的著作据说图文并茂,填补了相关学术空白,我不知道应该为他骄傲还是悲哀。
当代文人学者已经具备了条件“主动南迁”,。我曾经问过一些很有才华的文人,其中大部分本身就是南方人。他们的回答大同小异——北京有文化空气,学术便利。我相信当年柳宗元、苏东坡等人也找过类似的借口不愿离开京城,好在唐宋君王顺应天意铁面无私。
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