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拔剑四顾

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太平歌子  

2017-06-17 05:23: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翻看明末清初叶绍袁《甲行日注》,看到一首叶氏抄录的明人小词。
  
  韶光悄悄溶溶处,半是落花与飞絮。人静昼长,重门深闭,闲倚疏帘无语。 画屏春梦正来时,上苑东风又归去。燕子泥香,游丝日暖,一霎蔷薇红雨。
  
  “太平时序,儿女柔情”,面对断垣残壁上这首太平歌子,饱经离乱的叶绍袁不禁销凝叹息。
  宋代词人张先的《木兰花·乙卯吴兴寒食》是另一首我印象深刻的太平歌子:
  
  龙头舴艋吴儿竞,笋柱秋千游女并。芳洲拾翠暮忘归,秀野踏青来不定。 行云去后遥山暝,已放笙歌池院静。中庭月色正清明,无数杨花过无影。
  
  张子野活了近九十岁,以“张三影”驰名于世,早岁做过晏殊部属,晚年往来吴兴、杭州,和东坡交游。寿命之长、交游之广让陆游、袁枚自愧不如。也只有他这种人,才能把诗词写得这么清明悠闲。
  南宋偏安江左,可是当时的君臣不思进取,直把杭州当汴州,所以出现了太学生俞国宝的《风入松》,一首据说经过宋高宗赵构改定的太平歌子。
  
  一春长费买花钱,日日醉湖边。玉骢惯识西湖路,骄嘶过、沽酒楼前。红杏香中箫鼓,绿杨影里秋千。
  暖风十里丽人天,花压鬓云偏。画船载取春归去,馀情付、湖水湖烟。明日重扶残醉,来寻陌上花钿。
  
  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晚唐五代词人张泌的《浣溪沙》:
  
  晚逐香车入凤城,东风斜揭绣帘轻,慢回娇眼笑盈盈。消息未通何计是?便须佯醉且随行,依稀闻道太狂生。
  
  这首词有两点出我意料,首先,古人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拘束;其次,轻度出轨的感觉原来可以如此美好。我曾经把这首词推荐给一位年轻贵妇,大概是因为过早嫁入豪门,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浪漫追逐,不管不顾,她竟然感伤遗憾到掩卷而哭。
  我觉得太平时序就应该有男女欢好。离开了儿女情长,就不算太平景象。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