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拔剑四顾

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爱情往事-《诗经》里的爱情  

2017-05-10 05:21: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待到春风像梳子一样从大地上梳过去,麦苗抖落积累了一冬的枯萎败叶,伸腰挺胸,刷刷地生长起来,地里的野草闻了讯,也用绿色的嫩芽拱开地面,喜气洋洋地铺展开叶子。大地渐渐恢复了蓬勃生机。野花次第开放,阳光和煦温暖,燕子从南方飞回来,在檐下呢喃着筑窝,有时它们会从窗子飞进屋里,在屋梁上筑窝,人们也都容忍它。屋子是人的窝,小小的泥巢是燕子的窝,人与燕一起住在这大窝小窝里,和平共处,两不干涉。
  
   鸟儿筑了窝,仿佛人安了家,心就妥帖了,飞进飞出地觅食,养育巢里的小雏鸟。人有了家,就在大地上生了根,也要忙忙碌碌地在泥土里寻找食物,养活家里的小儿女。小燕子的羽毛丰满了,跟着老燕子到野外觅食,村庄里的孩子长大了,也要到地里去,跟着大人们翻土、耙地、施肥、浇水、锄草、收割、晒场、入仓。直到秋风萧瑟,木落草枯,才结束一年的忙碌。次年春天,又被春风召唤到田野里。一年又一年地,树干长粗了,人也就老了。
  
   机械化推广之前的几千年里,人们就是这样生活着的,一年四个季节之中,有三个季节暴露在田野里,被风吹着,日晒着。他们在田间耕作时,一抬头,看到一个美丽的姑娘婀娜地走过,在他们的心湖里撞起一朵朵浪花,她们在田间小路上行走时,看到一个健硕的小伙儿,她们的心头像有头小鹿在怦怦地撞着。他看到枝头鸣叫的鸟儿,想到鸟儿雌雄成对,他还只是与影子凑起一双儿,不由生出求偶的愿望。她看到树上的花儿都落了,果子都成熟了,想到自己的美好年华正像花儿一样凋零将尽,她心爱的人,还不给她一个音信,不由得心急如焚。他们没有玫瑰,没有钻戒,她折下身边的花草,赠给心仪的郎君做信物,而他把打到的猎物放到她门前,讨她的欢心。
  
   他们在田野里生长,在田野里恋爱,在田野里离别,在田野里重逢。他们一生的大部分记忆,甜蜜的,或酸楚的,都与田野和田野里的事物有关。
  
   《诗经》里出现最多的,就是与田野有关的事物,日、月、河流、山坡、石头、庄稼、野菜、野草、树木、花朵、果实、鸟儿、兽类,几乎每篇与爱情有关的诗篇里,都有这样的事物穿插着出现。
  
   两三千年前,城市稀疏而狭小,绝大多数人居住在村庄里,他们的村庄,被汪洋大海般的绿野包围着。那时的人口比现在少,鸟儿和兽类却比现在多。那是个没有工业文明,因而没有污染的时代,天是蓝的,地是绿的,河流清澈得可见水底的沙子和卵石,鸟儿在天上飞,鱼儿在水中游,虫儿在窗下鸣,兽类在林间奔跑。人们走出门,就是高天阔地,他们打猎、捕鱼、采集、耕种,他们的生活所需都是大地赐予,他们对天地敬重而畏惧。他们的生活朴素而简单。他们是大地的孩子,他们的爱情,也是从大地上生长出来的。
  
   大地上的植物,春天来了就开花,秋天来了就结果,他们也是,长大了就恋爱,恋爱了就结婚,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他们喜欢那个姑娘,就给她唱情歌,送猎物,眉里眼里都是欢笑的。她们也是一样的,爱一个小伙儿,天地间就只剩他一个了,跟他分离了,思念得夜不成眠,在城墙上、在大路口,日日徘徊眺望。他们的爱情,与繁衍有关,与生存无关,因此简单而明白,千回百转的爱,他们不晓得。这是人类最初始、最本真的爱,没有步步为营,层层设防,不像我们现在的婚姻有太多附加和累赘,太多机诈与权谋,一部八十集电视连续剧还撕扯不明白。
  
   乾隆皇帝在《述悲赋》中说:“易何以首乾坤,诗何以首关睢,惟人伦之伊始,固天俪之与齐。”《诗经》三百篇,首篇是《关睢》,这是偶然的巧合,还是别有深意?乾隆皇帝认为这是有意的安排,因为阴阳相和,雌雄相配,是人伦之初始。他解释的还是经学意义上的《诗经》,站在纯粹“诗”的角度上看,《关睢》要活泼明朗得多。打开书页,先听到两声“关关”的鸟鸣,循着鸟的叫声,看到一片长着绿草的沙洲,两只水鸟悠然地理着羽毛。水边上,一位窈窕淑女正在采集荇菜,她优雅的身姿让一位小伙儿的眼睛都看呆了,他幻想着不久的将来,他能够弹琴鼓瑟,把她娶回家去,一生一世地跟她好。
  
   《诗经》里的爱情,就在这鸟鸣声中,从河边的沙洲上开始了。
  
   《诗经》的第二篇《葛覃》,还是田野里的故事,不过地点不是水边,而是山中,最先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片绿藤——“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萋萋。”然后是树木和鸟儿——“黄鸟于飞,集于灌木,其鸣喈喈。”在《诗经》里,“于飞”是个高频率出现的词语,“雄雉于飞,泄泄其羽”、“鸿雁于飞,肃肃其羽”、“燕燕于飞,差池其羽”、“仓庚于飞,熠耀其羽”、“振鹭于飞,于彼西雍”、“鸳鸯于飞,毕之罗之”、“凤凰于飞,翙翙其羽”。“于飞”,双双地飞,这个词语反复出现,足见人们当时在田野里,经常见到各种各样的鸟儿成双成对地飞。今天,人们形容夫妻和睦,也经常说是“凤凰于飞”。今天的人们说这个词时,只把它当作一个固定词语,《诗经》中的人们看到的却是鸟儿一会儿高飞一会儿低翔的生动画面。仅鸟的羽毛,人们就按照它们的不同形态,分别用“泄泄”、“肃肃”、“差池”、“熠耀”来形容,从来没有人见过的凤凰,人们也用“翙翙”来形容它的羽毛,让我们仿佛看到凤凰闪着五彩羽毛缤纷的羽毛在空中飞舞的情态。
  
   我的童年、少年时期,日子还艰难,家里养的鸡、鸭、猪、兔是主要经济来源,又没有粮食给它们吃,就让孩子们割草喂它们。从春天到秋天,我们每天放了学就挽上篮子,到野外去割草。一场透雨之后,地里的草疯了似的长,割掉一茬,又长一茬,让人惊讶那平凡的泥土里,到底有多少草的种子!我们认识各种草,各种在草里生活的昆虫,有时会有野兔箭一般地飞奔,秋天会有雁群嘎嘎叫着,一拨接一拨地从天空飞过。
  
   那时的我们,没读过什么书,读《诗经》是多年以后的事情了。《诗经》里的语言离我们太久远了,以致于不借助注释,很多字音不知怎么读,很多诗句不解是何意,但当理解了它们的意思,每一个字都鲜活了,有了色彩,有了声音,《诗经》里采野菜的姑娘就像我们小时候的伙伴。不同的只是,我们管看到的野菜叫曲曲菜、青青菜、人青菜、马榨菜、婆婆丁、扁嘴芽、斧子苗、猪耳朵、狗奶子、苍耳子、马虎眼、蒿子、荠菜、苦菜、面条菜,她们管看到的野菜叫荇菜、卷耳、白茅、芣苡、蕨、薇、葑、菲、荼、荠、蒌、茆、萧、唐、葛、蓝。田野里熟悉的泥土气息,采挖野菜的熟悉生活,消解了漫长时光造成的隔膜感。
  
   小时候,曾有一段时间人们用马车接新娘,马车顶上围挂着一张席子,席上用红布结成花朵,红衣的新娘坐在围席里,满面娇养地低着头,马车缓缓地走,马颈上的铜铃悦耳地响着。我们看到结着红绸的马车,就扔了篮子,跑到路边痴痴地看。后来读到《硕人》,写庄姜出嫁时的盛大场面:“四牡有骄,朱幩鏕鏕,翟茀以朝。”说给庄姜驾车的四匹公马高大骄健,马嚼上的红绸随风飘扬,车上装饰着野鸡羽毛,挂着竹席子。这不是我小时候看到过的场景吗?只不过我见的迎新娘的马车只有一匹马,庄姜的马车上驾着四匹马,我见的马车上没有装饰野鸡羽毛,红布结在竹席上,庄姜的马车装饰着野鸡羽毛,红绸系在马嚼上。这一瞬间,仿佛看到庄姜的马车穿过时光,慢悠悠地向我们走来。又看到卫国百姓站在芦苇摇曳的河边,观看他们国君的美丽新娘,一如年少时的我们。我们看了新娘,激动地讲给别人听,他们是编成歌儿,唱了起来。这一唱,余音就回响了两三千年。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