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拔剑四顾

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唐诗人的优雅-孟浩然  

2017-06-10 06:03: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夏日南亭怀辛大 
  山光忽西落,池月渐东上。
  散发乘夕凉,开轩卧闲敞。
  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
  欲取鸣琴弹,恨无知音赏。
  感此怀故人,终宵劳梦想。 
    
孟浩然诗才自是一流人物,但叹息当世却有李杜之光芒万丈,终究有“既生瑜,何生亮”的历史困境。
但太白与杜甫对他都是颇多赞誉。
李白曾言:高山安可仰,徒此揖清芬。就是对他的礼赞,试想诗仙都视之为高山流水的风流,自然是不同凡响。
诗圣也赞美道:清诗句句尽堪传。可谓礼遇颇高了。

本诗里:散发乘夕凉,开轩卧闲敞。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    
写意非常,真正将中国山水画的神采与中国文学的细腻之美融合一体,读之香气四溢,思之若在眼前。
披头散发在傍晚时节纳凉,周遭一派静好,人闲卧在田园中,无限惬意,怎一个舒爽了得。
这让我想到古希腊哲学家第欧根尼晒太阳的故事。
一天,第欧根尼正沐浴在阳光抚摩的惬意之中,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大帝怀着崇拜的心情问道:“我能为您做些什么?” 
第欧根尼淡然道:“请别挡住我的阳光。”
背景不同,但闲散快活的心境却是相同的。

2·宿建德江    
  移舟泊烟渚,日暮客愁新。
  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 
    
人生漂泊如舟,何处是港湾;诗人不过是以写作为心灵的停车站,以妙手书写这个悲欣交集的人间。
傍晚游子在外的思乡之情分外浓郁,旅行了一天船也累了,但人的情绪却翻滚激烈起来。
但幸好江月怡人,给在沙洲边停泊的旅人一丝亲近感,正所谓“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江中之月依然是故乡的月亮,照亮过离家的路,也会相伴游子神游故土。
孟诗里本诗绝对称是上品,虽然比不上他的《春晓》(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广为知闻,但我个人更喜欢这首诗,尤其是“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写得幽意高远,不落俗套,以静之景取动之情,天长水阔。
惟有杜工部的“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旅夜抒怀)以动写情可以与之比彰。一静一动,都是情怀。
    
3·春晓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这是千古名句自不待言,在简洁中透着忧伤,在闲散中漫思着人生。
让我想到了辛弃疾《青玉案 元夕》“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辛词有意更加雕刻了意境,但不如本诗简洁明快。
又想到《三国演义》中的一首诗:“一夜北风寒,万里彤云厚。长空雪乱飘,改尽江山旧。仰面观火虚,疑是玉龙斗。纷纷鳞甲飞,顷刻遍宇宙。骑驴过小桥,独叹梅花瘦!”
虽然写的是不同时节,在气象上““一夜北风寒,万里彤云厚。”当然胜过“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的闲语,前者有一股易水潇潇的沉郁,而夜晚偶然听风雨,晨曦疑惑花落几何更多了一份如邻居般的亲切。

4·与诸子登岘山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
  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
  水落鱼梁浅,天寒梦泽深。
  羊公碑尚在,读罢泪沾襟! 
    
李太白在《把酒问月》中慨叹人世易过,光阴逆旅: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
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常照金樽里。在望月之际发着千古幽思。
苏东坡在《和子由渑池怀旧》里也说过: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本诗也同样以简洁风格写人事代谢与日月匆匆,往者已逝,来者未可见。
江山多胜景,惹得诗人与朋友一起登高怀古,追慕先贤的遗风旧痕,这与今天人们热衷到处留影旅游大不相同。
现代生活的繁华如水,并不能平静人们的心绪,于是旅游变成了一种试图安顿自我灵魂的方式,可人们或忙碌于工作,或汲汲于物质,在走马观花的游荡中失去了审美的情怀,又怎会为一块旧碑而感伤落泪呢。
所谓诗,本质上寻求人生的审美历程,是人在山水之间,在美好的文字之间的旅行的过程。
山水有真意,堪以寄此生。人静如菊,清风送香。登临远山,清欢静好。
 
5·宿桐庐江寄广陵旧游 
       山瞑听猿愁,沧江急夜流。
  风鸣两岸叶,月照一孤舟。
  建德非吾土,维扬忆旧游。
  还将两行泪,遥寄海西头。 
    
杜甫在《旅夜抒怀》里写道:“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这与本诗里“风鸣两岸叶,月照一孤舟” 人一孤独,一草一木,一舟一水无不显得空寂静渺。
同样是写景,太白在被贬途中突闻大赦,心态悦欢之际写下了灵动飞翔的句子: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李白 早发白帝城)
本诗是诗人离开长安东游怀念旧友的作品,人生如寄,人生如旅,这短短的几十年挟持着我们的青春年华匆匆而去。
同样人一生会有很多种朋友,一些人陪你欢乐,一些人陪你醉酒,但真正愿意并能够理解你内心孤独与寂寞的人其实难求一人。
正所谓“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其实真正的文人都自由思想家,孤独与其说是世间的白眼误会,不如说是写作者的千古不变的命运。
作家杜拉斯曾经说过:“离开写作时的那种孤独,作品就不会诞生,或者支离破碎,毫无生气,不知如何发展下去。写书人和他周围的人之间始终要有所分离,这就是一种孤独,是作者的孤独,是作品的孤独。这种身体感受到的孤独变成了作品不可侵犯的孤独。”(杜拉斯 《写作》)

6·过故人庄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本诗让我想到了陶渊明的诗,风格清淡,心态散适。
“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陶渊明 归园田居五首 其一)同样写田园风情,与“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能够很自然的融为一体,孟浩然对陶渊明也是推崇有嘉,在他的《仲夏归汉南寄京邑旧游》中写道:赏读《高土传》,最佳陶征君,目耽田园趣,自谓羲皇人。
其实,孟浩然在仕途上的不得意,也算是咎由自取。让他给唐玄宗献诗,他却选了一首归隐的诗篇《岁暮归南山》:“北阙休上书,南山归敝庐。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让自诩为明主的玄宗皇帝十分生气,下旨不能让他作官。
但不做官就不做官吧,在乡村野迹中,诗人却也有别开生面的欢乐。
虽无丝竹之悦耳,却有绿水清山,美酒菊花。
人生一世,难得的是心态从容,隐逸散落江湖未必是坏事,登临庙堂也未必就能成就千秋功名。
君不见:滚滚长江东流水,淘尽多少英雄。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