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拔剑四顾

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那本最有趣的书叫春天  

2017-04-15 06:44: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一个人专心致志地瞧一朵花、一块石头、一棵树、草地、一片浮云,这时启迪性的事物便会发生。

电影《柳如是》中有一片段,柳如是为拉拢当地高官共同守城抗敌,自愿献上一曲《一剪梅》:“春来何事最关情,花护金铃,绣刺金针,小楼睡起倚云屏,眉点檀心,香濡檀林……”写尽女儿家春天之能事,丝毫不提读书之事。

游春是古人的一大爱好,连孔夫子也会在暮春时节带领弟子出游,他们穿上春天的衣服,孔夫子领头,带领着五六个青年,六七个少年,一起到沂水河里洗洗澡,在舞雩台上吹吹风,然后唱着歌回来。这种行为实在是顺从自然,洒脱的可爱。

有这种情趣的文人不在少数,于是有了苏轼的“花褪残红青杏小”、韩愈的“草色遥看近却无”以及朱熹的“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

“一年之计在于春”这句话不知何时被解读为春天应该抓紧时间看书,但早在1931年,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就曾写下一首歌,名字就是《春天不是读书天》,这首歌后经由赵元任谱曲,曾传唱一时:

春天不是读书天
关在堂前,闷短寿源。
掀开门帘,投奔自然。

春天不是读书天
放个纸鸢,飞上半天。

舞雩风前,恍若神仙。
攀上山颠,如登九天。

春天不是读书天
鸟语树尖,花笑西园。
宁梦蝴蝶,与花同眠。

春天不是读书天
放牛塘边,赤脚种田。
工罢游园,苦中有甜。

春天不是读书天
之乎者也,太讨人嫌。
书里留连,非呆即癫。

1986在美国上映的情景喜剧:《Ferris Bueller's Day Off》就被翻译为:春天不是读书天。电影讲述了一个人缘极好的高三学生费里斯装病逃课一天,并拉上了自己好友和女朋友做了一次城市观光旅游。

“世界如此精彩,如果不懂得停下来欣赏一下,那么会错过很多风景”。

好春光最是不能辜负,于是奔走在外成了人们度过春天的一个方式。

在旅行者的脑子里,总是转着各种各样的可能性,匆匆的人流,刚长出的嫩芽和长久的等待——这些都隐含着远离故乡,远离熟知的一切信息,也更接近于爆发诗意的各种可能性。

我还记得有一次和好友误入北京的某条老胡同,抬头看到一株满是红枣的枣树,这棵枣树在烈日下的肆意成长使我们忍不住停下脚步,久久地抬头张望,当时还有一种敲门而入买得鲜枣的冲动。

在这棵枣树下面的不远处,还有一丛一米多高的紫茉莉,而我以前见过最高的也不过到膝盖,这种傍晚开放的鲜花在我老家被称为“五点半”。它常开放在田间的地头,劳作结束的时候,作为小孩子的我们会摘一两朵花戴在彼此头上,嬉戏打闹。这样场景使我想起米沃什的《礼物》:

如此幸福的一天
雾早就散了,我在花园里劳作
歌唱着的鸟儿正落在忍冬花上
在这世界上我不想占有任何东西
我知道没有一个人值得我嫉妒

观察花草是我外出的一个习惯,为了做到不把所有的花统一称为“花”,把所有的树统一称为“树”。我开始读各种野花图鉴以及常见树木指南,但很可惜,如果不是在现实中见过它们,读上3遍也是记不住的。

去杭州的时候,到一个寺庙,遇到一种香味浓烈的花,只记得在书上看到过它,却死活想不起它的名字,不得已又从头翻过,才知道它的名字叫结香,至此不忘。

所以每当春天来时,看到一些博物类书籍的推荐,我就在心里翻白眼:哼,推荐的倒是轻巧,反正不用你们自己看。

事实上,不知道花草的名字并不影响人们对花的喜爱,在路边,公园里随时可以看到举着手机拍来拍去的人,朋友圈有时也会成为晒花的接力赛。

自古以来,人与土地与花草树木就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中国很早就有簪花的习俗,而且不限于女子,唐宋时就很流行男子簪花,读过《水浒传》的人们应该还对那些莽汉们头戴鲜花的的习惯印象深刻。

苏轼在37岁时写道:人老簪花不自羞,花应羞上老人头,醉归扶路人应笑,十里珠帘半上钩。

一般民众并不知这些簪花的习俗,但也不妨碍人们内心自然地想与这大好的春光发生联系,3月底我去玉渊潭时,正值樱花盛开,除了用手机拍照,人们开始买仿真的花环戴在头上。

但观察花草带来的价值也不仅仅是看到一朵花的愉悦。与前人相比,现在的我们在生活中与更多的人发生了联系,人们不断的相遇、熟络再到陌生。为了抵制这种不断变动带来的伤害,人们开始变得疏离和陌生。

与此相比,在庸碌的生活中,在大城市的一角,有一朵小花可以惦记,不管它是在公寓的阳台上,还是在公园里、郊外的山野间,都意味着一种稳定的、安慰的寄托。

作家奥尔森曾发表过一场题为“那些无形之物”的演讲,他将曼哈顿中央公园的绿洲,称作工业化城市里的心灵避难所。

走在春天里,我们不必知道那些花草的名字,也能使自己进入一种浑然忘我的境界。

美国文学和哲学开拓者之一的爱默生曾说,“对于被苦闷的工作和群居生活所束缚的精神和肉体,自然是一剂良药,足以恢复他们的情调,在自然界永恒的宁静中,人又发现了自我。”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