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拔剑四顾

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想见你,就去梦里找你聊聊天  

2017-04-05 06:31: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蝶恋花
  晏几道
  梦入江南烟水路,行尽江南,不与离人遇。睡里销魂无说处,觉来惆怅销魂误。
  欲尽此情书尺素,浮雁沉鱼,终了无凭据。却倚缓弦歌别绪,断肠移破秦筝柱。

  月色凉,夜色寒,多年后仍是我一人望月眠
  梦里过江南
  我见
  江花似火,烟水如蓝
  江边有山水人家
  水畔是玉娘浣纱
  这一路遇见细雨烟霞
  赏尽碧柳繁花
  唯独不见你
  欲寻你
  却不知这烟水路,何处是尽头
  行也漫漫,停也茫茫
  梦里焦急梦外恨
  醒来惆怅也枉然

  欲书尺素寄此情
  墨未干,绢已黄
  奈何情字难书
  持笔落泪已成诗
  却不知雁已飞,鱼已沉
  心间愁怨终难寄
  回首凝眸
  轻抚缓弦讲离恨
  秦筝弦长
  弹不断恨悠悠


小山最善写离恨。
这闺阁愁怨到了小山笔下,总有艳而不俗的清新之感,“字字娉婷袅袅,如揽嫱、施之袂。”(小山词序,毛晋跋)此一篇《蝶恋花》,亦是写闺阁离恨情。
上阙写梦里景,梦里一人行过江南,风光正好,却无心赏那烟花十里路,只一心寻你。
寻你不着,下阙便在这焦急烦闷中醒来。
发觉仍是一人望月眠。
又能如何?
即便在梦里的江南烟雨路上寻到你,醒来不也仍是枉然。
我提笔想要将此情写于绢上,托飞雁游鱼寄予你,奈何情字难书,怎落笔都不对。
心事终了,梦里梦外都没有你。
我能做的,只是抚秦筝的缓弦,以悠悠缓音弹相思,也知你不会听到……

以前听过一个说法,据说把心爱的人的照片放在床头,梦里就会见到他。
我想,这说法大概是可以从弗洛伊德或是周公的理论里找到些依据。
睡前看了那么久的一张脸,脑中大概便会留下他的样子,梦里剧情的男主,当然便是这熟悉的五官了。
只是用情若是再深一点,大概连这照片也用不到。
那样子总是那般清晰地刻在心上,白天想得,梦里寻得。
终于模糊了梦与醒,你就这样在我的世界里来去自如。

只是我与小山不同,我想或是上天更怜爱我一些,让我总可以在梦里见到白天想过的人,梦里情节,大多时候还是个完满的故事。
那故事里有烟霞,有雾霭,有流云,有清风,有你,有你们。
而我自己,有时只是一个旁观者。
我就这样看着你笑,你开心,你奔跑,你停留,你回眸,你伸手,你说,“来,我带你去玩”。
我也看着你哭,你伤心,你凝眸,你独坐,你不发一言。

梦里出现最多的风景是一棵树。
就像是《乱世佳人》里总是出现的那一棵。
背景有时是漫漫荒原,一棵树孤零零地站在那里,风霜雪雨,就这样像是站了千年。
梦里你总会走过去,对我挥手或是微笑,然后说:“来,我带你去玩。”
还有的时候,背景是离离青草,葱葱郁郁,这棵树站在那里,枝繁叶茂,翠色欲滴,那画面里满是夏天的味道,你仍然站在它旁边,伸出手对我说:“来,我带你去玩。”
昨晚,我在梦里又见了它。
背景是彩云满天,霞光似火,却衬得这树更是孤寂。
我坐在它旁边等了很久。
你没有来。
我开始怀念它曾是风雪荒原的时候,有你。
而此时,烟花漫漫,烟霞十里,不如你。

有时想念某个人或是某段时光,却又无力相见,我就选择睡觉。
睡着了,上天怜爱,或许便可让我遇到她,还有他们。
哪怕在梦里的故事中,我只是一个旁观者,还是愿意陪着她,细数年华。
只是这样做的后遗症便是,醒来会觉得甚是想她,而相见,终是无力实现。
于是就这样,模糊了梦与醒。
却还是感念上天,让我可以听她对我说一句:“来,我带你去玩。”

终是心凉,抵不住这世间的旖旎繁华。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