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拔剑四顾

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闲思读古词  

2017-05-04 07:35: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弄潮儿向涛头立”:是玩冲浪吗?
原来古人跟今天的老外一样酷。

“夜寂静,寒声碎”:寒声既指落叶飘坠的声音,也包括许多能提醒时令的声音。比如一声‘烤红薯’呢?

“真珠帘卷玉楼空,天淡银河垂地”:好洁净的空气。 

“雨罢蘋风吹绿涨”:那是在雨后一阵裹着植物香气的好风里,你道声‘爽’,却无以言表的场景。只是蘋风或是麦风谷风,或那边山口来、掠过满山青草的大风。

“斜贴绿云新越上”:娇媚的发式,女人一直会梳。

“斜月半窗还少睡,画屏闲展吴山翠”:除了‘少睡’,斜月、画屏、吴山似乎都缺席了。是生活遗憾的缺失啊。
  
“衣上酒痕诗里字”:这个酒鬼值得琢磨。

“却依缓弦歌别绪”:好美的中国人!好美的生活……
连愁起来,都这么优雅!

“舞低杨柳楼心月”:看我们多会享受生活!在杨柳下舞,在桃影里歌。
歌舞来自花间,而非庙堂。关进庙堂就死了。

“玉笙声里鸾空怨”:我要这样的生活。玉笙鸾飞,卷起帷幕,等燕子归来。

“采罢江边月满楼”:古人可真爱采莲。
到处都是他们的兰棹桨影。
我也想采莲,在满月的夜。
一定很好玩,他们才会津津乐道。

“回时胧月低”:月静、月残、月满、月空,月亮月亮,可爱的月亮,映照古典的月亮,明显已被霓虹灯光,从都市生活中排挤走了!可惜可惜……

“梅子青时节”:好有诗意的节气划分。

“粉融香雪透轻纱”:男人们饱眼福了,不分古今哟。

“绿酒初尝人易醉”:自己酿酒来品尝。
今天老外的酒庄,我们祖宗驾轻就熟啊。

“炉香静逐游丝转”:人家的静,静得好有品味!

“梧桐叶上萧萧雨”:雨在一片树叶上的姿态,我们肯定忽略了。

“隐隐笙歌处处随”:往日春游,有笙歌放飞的。现在呢?没斗殴谩骂就好。

“天赋与轻狂”:虽然描写蜂蝶,用在某些人身上,简直也无不熨帖。无语了……

“时时盏里生红浪”:这样吃酒如何?在荷田,在莲舟,就着天水云、还有晃悠悠的世界。
我们真的没祖宗会玩。

“贪看六幺花十八”:那么多做明星梦的孩子,请他们在春天的芳丛,来台花十八吧。保证醉里爱听。

“白发戴花君莫笑”:老风流,我爱老风流,老去也要簪花。

“碧琉璃滑净无尘”:想说是中国梦,别忙,先瞅瞅四周……

“凉波不动簟纹平”没想到凉席也入诗吧?嘿嘿

“陇上铁衣寒早”:记得暑假去青海那边,也就是这里的‘陇上’了,包括‘铁衣寒早’的所有边塞孤寂苦寒,那绝对是真真切切。

“窄衫短帽垂杨里”:那种舒适自在,是今天也熟悉的。值得一提。

“一弄松声悲急管”:这个已失落,远去了!可惜。

“柔蓝一水萦花草”:很好的广告词,能宣传九寨沟了。
 
“酒醒帘幕低垂”:酒醒虽没经验,小时候有次感冒了,吃药后,昏昏沉沉一觉醒来,就是这感觉。外边世界仿佛新的,既熟悉又陌生、有些不同样。

“枕上卧枝花好”:不仅卧花枕,被现代工业冲击掉的还有龙凤、鸳鸯、对虾、什锦等的许多床上用品。于是雷同的生活面貌,真的少了很多美。
  
“自作清歌传皓齿”:看来当时很多人都是作曲家兼歌唱家,能歌善舞、很有才华的哟!起码比现代人有意思嘛。

“坐客无毡醉不知”:有几条信息,他们是在野外,席地而坐,饮酒谈天作乐的。象不象今天遗留在青藏高原的“逛林卡”?

“缺月挂疏桐”:古人能同声共气、安置身心的场所,已被我们丢掉了。

“晚浴新凉”:这夏日常见的快感,跟脱尽冬装、初着‘窄衫短帽’的轻快一样,散发出生活朴实的馨香。
别忘了教会孩子们去欣赏。

“棋声惊昼眠”:黑甜香的睡眠,被什么无意的响动触着,顿时开始变淡变轻。仿佛浓雾退去的清晨,人、世界、时间与存在,方才渐渐停靠、并逐一清晰起来。
我们曾细细品味到的,别忘了教给孩子。文化有这些细节才精致。

“人不见,数峰青”:到了这个年纪,终于能说:许多事,都如此。


“小轩窗,正梳妆”:不同柳永的玉楼青楼,苏轼的‘小轩窗’,终于将我们的审美,转向正常的生活与大众了!真是难能可贵。
学会欣赏小窗前的女人吧,以她本来的面貌爱戴着她。

“双鹊飞来争噪晚”:记得小时候,夏天的傍晚,夕阳照得红通通的村子,男女老少走在田埂上,慢慢归家来。顿时鸡鸣犬吠,男女打闹,又何止绕檐旋飞的鸟雀在噪晚呢?

“松间沙路净无泥”:很朴实的语言,讲的也是再寻常不过,但它就能引起你淡淡的愉悦。
恍惚置身松林,微微松针香味,同雨后落叶腐败、滋生菌群的特殊味道,让人不自觉地去逡巡,是血液里、来自远古的本能。
脚步轻松,脚底也是轻快的。沙不同泥,爱胡搅蛮缠、费人心力。这点微处,古人体会到了,并写进歌词。了不起的生活家!

“旋抹红妆看使君”:看就看呗,抹粉做什么?
那抹匆匆成就的粗劣妆容,实际是未升华为礼仪的春意啊。
谁给她们服下了春药?
是开初,为提高种族质量、预设下一切的造物?
还是岁月太久太久的积淀?
使君身受八面春情,能把持得住?
……也许改变得来自双方,才能有效。

“日暖桑麻光似泼,风来艾蒿气如薰”:这是都市孩子无缘体会的。
夏天光灿灿的太阳下,可能除了蝉,连老农都回去歇凉了。
偌大的田野,可能就属于某个不甘心午眠、从屋里逃出来的孩子。
他她一路挥舞着棍子,跑跑跳跳、时走时停。百无聊赖、在某处树荫下发呆时,感受到的可能就是这情形:阳光毫不顾惜地泼在庄稼、野草、树木和地下,白晃晃的直令人睁不开眼;旁边或不知何处的艾蒿,被蒸腾得空气中满是它的香味,薰薰欲醉。
这两句的好,是幸福满溢的好。

“香雾噀人惊半破,清泉流齿怯初尝”:虽然是剥小小的桔子,也有看大片的感觉。
当今人对生活如此粗疏时,古人却已有名导的眼光了……
如果词人不只是在书房,看吴姬破橙,有幸去厨房也走走的话,我保证吴孃吴姨们,能给他更多的好诗。
  
“时时盏里生红浪”:这样吃酒如何?在荷田,在莲舟,就着天水云、还有晃悠悠的世界。
我们真的没祖宗会玩。

“峥嵘岁又除”:过去的岁月,在身后象群山杳合。山势峥嵘里,微露许多不平凡之处。
又记得一首歌:峥嵘岁月,热血铸就。
既然‘峥嵘’是这意思,那么完全可以说:峥嵘岁月,粉黛描就,或‘峥嵘岁月,椒盐调就’了。

“尘缘相误,无计花间住”:真要不误,你又得感概:寂寞开无主了!
并非花间无计。而是你,在‘有主’‘无主’间,徘徊千百年,拿不定主意啊!

“遥闻妃瑟泠泠”:烟可泠泠,水可泠泠,这里声韵亦泠泠。想来‘泠泠’一词,害怕专门形容流体之态的吧?

“清香闲自远,先向釵头见”:最先应景的,原来是女人的发釵。
爱女人爱生活、爱一切值得爱的自然,看来在古人那里,早浑然一体了。
别看一枝小小的花釵,具体产值虽不知有多少,养活过许多人、幸福过许多人,却是有文字记载的。
跟今天一些奢侈品样。
  
“破除今夜夜如年”:欲望的重枷,如果不是经人暂时解除,而是被一劳永逸地取走了呢?!
人未老、心先衰时,你象步入另一个平行世界。
曾经的还在身边,并未远去,却与你不相干了。
真是大彻悟、大解脱呀。

“解带翻成结”:哈哈,古人的尴尬。
原来‘罗带轻分、香囊暗解’,并不总是那么顺当,那么潇洒的。

“世上功名,老来风味”:可能没资格说这个,不过谈点感想罢了。
凡事要有对比,才能分别。
如果不是青春曾那么美好,‘老’或许会感谓少些?
如果肉体的凋零,再兼之以功名的凋零,我想‘老’,也就有双重的负荷吧?
所以安祥的老人,常在蓬蒿门户。
你愿意哪种老呢?
我愿意明天老就明天老,如果八十岁还愿意过儿童节,那就带上糖果,去幼儿园吧……

“楼上晴天碧四垂”:院子里长大,可别忘了:四角灰黑色的屋檐,衬托出碧油油的蓝天。偶尔白云来作客,有燕子匆匆路过。然后屋周青簌簌的竹影,叠着槐树、喜树、桐树、芭蕉或什么藤葛,从某处压上来。风一吹,窃窃私语着,又醉汉般连连倒退、前仰后合。
这四角碧天,哪怕端个板凳,看一下午、也是看不厌的。

“市桥远,柳下人家,似曾相识”:有时你坐在车上,会看见一些人家。
往返几次,慢慢就熟悉了。知道他有几口人、盖的什么被单、有什么摩托、什么季节爱吃什么、习惯储藏什么……
虽然你不知道他的名字。
即或有机会在人群相遇,也不过徒费一番思量。
这缘分,大概就是古人无奈艳羡的‘初见’吧。是永远的‘初见’。
象你在都市漫步,两旁流过的人。
又象液晶屏上,变幻无穷的ID……

“情似雨余粘地絮”:这是许多人感概过、文字也有记载的人文景观。
爱过之后的现实,飞舞坠地的狼藉。
可谁也不曾迟疑……
因为这是生命前赴后继、生生不息的使命。

“若教随马逐郎行,不辞多少程”
表面上看,似乎古代女子很多情,为爱能不辞一切。
其实这些女子是渴望得救的青楼奴隶,一生的梦想,不过是:‘待作真个宅院’,脱离青楼、过正常的日子罢了。哪有心情同人谈情说爱?!
这种奴隶式的投奔,全是男人们的爱情幻觉。
枉他们写那么多似是而非的文字,呵呵,活该。
谁叫你们为方便自己,对女人那样呢?

“旧时天气旧时衣”:衣服一朝一代,没延续性。用在这里,效果大打折扣。
不如“旧时天气旧时字”。文字是贯穿上下五千年的线索。一本薄薄的书、几句朗朗上口的诗,感动都又何止你我!就连这天气,这春花秋月、夏荣冬藏,也是一茬一茬人,歌笑吟咏着、送去无数遍的……
所以天气既是新的,又是旧的,在我们眼里。
文字却总是旧的,除非你能添上新的。

“日高烟敛,更看今日晴未?”
宋词里那么多情态,为何就觉得它亲切动人?
因为它是最大众、最贴近大地,因而也是生命力最强的。
我相信在我之后,还有许多人,会习惯这样将头探出去,打量外面。指不定还夸奖或咒骂两句呢!

“多少梨园声在,总不堪华发”
古人的生活充满了梨园歌声。
梨园是他们悲欢离合、喜怒哀叹的重要媒介与见证。
如今华发苍老时,邂逅青春岁月的见证者,你说当如何?
所以这时最不堪揽镜,照见白发的。

“西风梨枣山园,儿童偷把长竿。莫遣旁人惊去,老夫闲处静看。”
一样的老,有不同的老法。
比如这位老夫,就蛮有意思的。
其实所有能克服掉身体衰朽,人群里,熠熠自有风采的老人,都有他她的达观洒脱之处。
如果不是这样,老头子跳起来追赶、叫骂顽童的话,咱们还觉得美,还会欣赏吗?
所以很美、优雅地老去,大概是指这个,而不是指形体、打扮、妆容吧?

“青缟素袂谁家女,去趁蚕生看娘家”
女人走在回娘家的路上,从古到今、衣裳换了数套,还会走下去……
看女人的男人也将看赏下去,同春天一样。
只是不趁蚕生,而是趁长假;也不用步行,改坐车了。
如此熟悉的景观,值得填词一唱。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