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拔剑四顾

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聊斋中的女子-婴宁  

2017-04-21 05:46: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花爱笑黠婴宁

  婴宁的出场,对王子服来说是很惊艳的。

  在灯火辉煌,鱼龙共舞,游女如云的元宵佳节,婴宁手拈一枝梅花,荣华绝代,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款款而行,走近王子服,走进他的心里。

  虽然游女如云,在王子服却是“虽则如云,匪我思存”,捡了她丢弃在地上的梅枝,灵魂出窍般懵懂失意,没情没趣回了家,把梅枝放在枕头底下,茶饭不思,害起了相思病。王子服也是个呆萌的宝宝。

  婴宁最大的特点就是爱花爱笑。

  一出场就是拈花微笑,王子服第二次见她,也是在园子里执杏花一朵,俯首自簪,看到王子服,含笑拈花而入。家里的庭院丝柳修竹,繁花似锦,落红满地,蜂飞蝶舞,野鸟格喈。内院里,有豆棚花架满庭,窗边的海棠花,探入室中与人相窥,意趣盈然,真如仙境一般,婴宁就是山野中的森林精灵。

  她正式拜见王子服很戏剧性,充满喜感。母亲唤她来,就一直忍不住的笑,先是在窗外嗤嗤笑不进来,被婢女推进来了,笑不可遏,母亲嗔怪之后,勉强忍笑而立,王生跟她作揖说话,就笑不可仰视,婢女跟她私语,实在已经忍无可忍了,大笑,为了免除尴尬,假装跟婢女说,看看园中的碧桃开了没有,然后马上起身,以袖掩口,快步奔出门外,纵声大笑。婴宁见到王生的这些不能遏制的笑,其实是因为满心的欢喜不加控制的流露吧,看到这里,总令人莞尔。

  这见王生笑也就罢了,见另一个表兄吴生也是笑不可遏,甚至在婚礼上笑得前仰后合,以至于不能行礼。这个笑神经实在太发达太敏感,而且只有开启的按钮,没有关闭的按钮。

  因为婴宁爱笑,笑得不能控制,连她的鬼母都觉得她没礼数,呆痴如婴儿,认为她若能不笑,就是个完美的人了。王生也恨其痴傻不解风情。

  王生跟她表白,拿出怀袖的枯花枝,表明自己的心意,婴宁说,花都枯了,留着干嘛,你若是爱花,明天你回去送你一巨捆,王子服说,我不是爱花,是爱拈花的人,婴宁又故作不解,亲戚之间本来就该亲啊爱啊,男女之爱与骨肉之爱有什么不一样嘛?王生说当然不一样啊,男女之爱可以同床共枕。

  婴宁沉默良久之后说我不习惯与生人睡觉。王生此时估计胸口憋着一口血,想一头撞死在树上算了。

  其实婴宁并非真的不懂,而是装痴扮傻,要王子服自己说出来,说明白一点而已。沉默良久之中,内心必是欢喜与感动的,但娇羞的女儿却只能口不对心的敷衍。

  这个貌似不解风情的婴宁,其实鬼着呢。在她家的花园里爬树遇到王子服,她狂笑不已,且笑且下,王生着急得喊小心掉下来!她在将及地时才“失手而堕”,分明是有意给王生一个亲近扶持的机会,想撩汉,还得会下个套给别人上,婴宁这点做得不错哟!

  到老母房中和王生再遇,母亲问饭熟了,去那里这么久不回来,婴宁竟然直通通地说,大哥想跟我睡觉!让王生又急又窘,而动不动狂笑大笑的婴宁,此时却微笑而止,她是故意逗王生呢,因为老母耳聋,并不会听到,而婢女也不在跟前,狐的黠性表露无遗。

  结婚时笑得不能行礼的婴宁,让王生担心她太过憨痴,不知轻重,把夫妻之间的隐秘事说给别人听,而婴宁却非常注意,从来不肯跟别人提一句。

  婴宁爱花成癖,在山林中俨然一个花仙子,嫁到王家,又把王家营造成一个花园,阶前殿下,园中篱前,莫不是花,到处寻购花种,为了得到一棵好花,不惜偷偷卖掉金钗。

  婴宁的幸福始自一枝梅花,笑颜终于一架木香。

  因为爱花,每每攀上花架摘花,被隔壁家的儿子看到了,色迷迷的看着她。她用了点幻术,把隔壁家儿子给整死了,引起刑事诉讼。婆婆大为不满,觉得婴宁平时太过憨狂,过喜而伏忧,如果被拘束到公堂上,将会使丈夫颜面无存。婴宁发誓从此不再笑,果然以后不管别人怎么逗她,都不再笑了。笑的神经说停就停,也是奇异。

  孤苦的婴宁,能嫁到家道殷实的王家,而且王生与王母又很疼爱她,下人也都敬重喜爱她,连邻居的妇女们都争着与她交往,应该说,婚后的生活是很幸福的。她后来的不笑,也是因为心里有着对这个家深切的爱与责任,不想再给家人惹麻烦吧,所以,爱笑的婴宁,生性自由的婴宁,为了爱的人,自觉自愿的选择了不笑。

  婴宁从狂笑大笑到不笑,到最后的哭,都是一派天然,是真性情的表露。
  她是鬼母养大的狐女,在山野森林中长大,远离人烟,不受各种封建礼教约束,故而行为率性纯真。王母能接受婴宁离奇的身世,却不能接受婴宁的行为。在王母眼中,不合乎规范的行为比鬼怪还可怕。

  众人以为没心没肺的婴宁,对鬼母却眷眷依恋,感念至深,终于达成鬼母与丈夫合厝的愿望。

  婴宁捉弄王生,是慧黠可爱,捉弄邻人之子,却野性犹存。邻人之子好色,但罪不至死,毕竟也只是看看而已,还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侵犯行为。

  邻翁被邑宰谓为讼诬,王母谓邑宰神明,我却心里暗为邻翁叫屈。好在王生心地纯良,为其求情免于杖责,此事草草了结。宁姑矢不复笑,是否也有愧疚之意。

  聊斋中的奇女子多矣,唯婴宁最天然烂漫,如山涧溪流,如空中飞鸟,如春风拂开花朵,令人心向往之。到最后不笑反哭,则又令人怅惘。好在儿子在怀抱中见人辄笑,颇得其母风范,多少有点安慰。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