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拔剑四顾

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情话之二: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2017-04-18 06:26: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
  土国城漕,我独南行。 
  从孙子仲,平陈与宋。
  不我以归,忧心有忡。
  爰居爰处?爰丧其马?
  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
  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诗经·邶风·击鼓
  
  
  名句“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出自《诗经·邶风·击鼓》,这句诗读起来让柔软的心产生渴望,希望自己也会那么幸运,一生可以与一个最爱自己的人携手到老,从青春到暮年,人生无憾已!
  这句诗歌的大意就是“生生死死离离合合,(无论如何)我与你说过。与你的双手交相执握,伴着你一起垂垂老去。
  
  因为爸爸是文人的缘故,在我儿时就听说过“诗经”,但却被那会儿幼小的我,错觉为是和尚们在寺院里念的经书,这种误会一直到我上小学三年级,能读懂很多字的时爸爸在我生日那天送了一本彩图版的《诗经。我一下迷上了这本书的第一篇:《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奇怪得很,长长的句子,读了几遍竟然背了下来。
  
  《诗经》流传到现在究竟有多少年了,这个没法儿准确地说,只能大概估计。因为所谓《诗经》,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当代流行歌曲歌词汇总手册。其中收录的先民诗歌从西周就开始了,成书大概在春秋战国期间,并且不断收录、添加、整理、剔除。到现在,大约两千三五百年左右的历史应该是有的。
  我中华泱泱大国,上下五千年多年的古文明史,硕果累累,很多东西在历史的长河里慢慢沉了下去,但更有一些精华千年不衰。
  比如:一千年才有一篇《离骚》,一千年才有一曲《将进酒》,一千年才有一部《红楼梦》,相较而言《诗经》里的文化积淀绝对可以说是国宝级别的了。
  
  如果写赏析古诗词一定离不开王国维的《人间词话》,王国维曾经说过: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并且他还总结出了人生三种境界。
  自知自己像一个小女子,无法打造出王国维般的意境,我读《诗经》的时候,感觉在这本古老的文字里也是存在一种意境,那是关于爱的。
  
  我们暂且称之为爱情三种境界:
  第一境界: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爱情一般都是这样开始的,有位伊人,在水一方。一位美丽女子与一位男子他们相遇了,懵懂中她回眸看了他一眼,他的爱情火花被她点燃了。
  这首应该称得上是许多爱情诗词的源流之作,称为爱情诗歌的母亲都不过分。读的时候会感觉到人类永恒的诱惑,一种飘渺隐约的爱在心里缓缓的升起,美丽爱情开始的地方,理想之美好、渺杳与不可得,人追寻之执着与没有方向感的痛苦,全在这里了,千古无出其右。
  
  爱情第二境界: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都说是用为男子追求佳偶之套语。出自《诗·周南·关雎》。诵读《关雎》一诗,似乎有一对来自远古的爱情鸟,在历史的河洲之上不停地鸣叫着。看到美女,帅哥坐不住了,开始了爱的追求旅程,大凡世上的男子,都会喜欢漂亮的女子,腰身纤细,脸庞秀丽。你看那女子身材好,脸蛋靓,十个会有八个会动心的,那两个一个是柳下惠,坐怀都不会乱的假正经男子,另一个是太监型的,有病。
  
  爱情中第三种境界: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第一境界里,遇到了;第二境界里,追求了;第三境界里,梦想成真了,二人成为两口子了,牵着手到老,不就是二人过一辈子吗?这是多少人渴望的爱情大结局啊。
  今生牵着你的小手永结同心,二人永不分离白头到老,千百年来一直让人传诵,成了人们生死不渝的爱情的代名词。
  其实啊,一千个人看《诗经》会有一千种想法,正应了”一千个人心目中有一千个哈姆莱特“这样的话。
  
  历史的背面,总有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有些赖诗歌以传,有些则被诗词掩盖。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句话一直被世人所传诵,几乎成为求婚男子向未婚妻求婚的经典语录,很多人都会脱口而出。在七夕中国情人节、2。14情人节这一天全中国的电视、媒体等铺天盖地的发出同一个声音:“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即使没有读过《诗经》的人,也能用它来附庸风雅。
  
  其实,这首诗是指长年行役于外的将兵思念家乡和妻子。卫国兵士,远戍陈宋,久役不得归,怀念妻子,回忆临行与妻子诀别之。读罢全篇文字,你就会知道这首诗歌讲的是战争的事,本来可以甜蜜的爱情为战争牺牲了,战争的离乱,战争的残酷,不能不让现代的我们沉思。
  这首诗歌描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孙文仲将军部下的一名小卒随军远戍陈宋,征战很久不能回家乡老婆孩子热炕头,很是怀念妻子的温存,回想起离别那一刻对妻子掏心窝子的话:等我回来!我们一起变成老头子老太婆。
  继续穿越,3千五百年前的卫国,困乏劳累的士兵,排着长长的队伍前行,战士们走过的地方尘土飞扬,辎重车混杂在队伍中,他们路过的地方扬起滚滚的灰球,笼罩了前方的视线。饿了,抓一把干粮,渴了,喝一下地泡子里的水,困难的时候,没有粮食,树皮、野草也能充饥。
  队伍边走便呐喊,大伙狂怒地破口大骂着,那载着军需品和刀枪的马车有些不听使唤,拖着沉甸甸身躯。马背上随军的物品吱吱乱响,受惊的马匹不听牵马人的指挥,癫痫似地挣扎着,看着惊慌的野猫野狗到处论窜,这个时候可能是士兵们唯一的乐趣了。
  漫漫长路,没有尽头,何时才可以回家,与亲人,与爱的人团聚。
  那随军的小卒也是其中一员,与敌人刀枪相见是家常便饭,小卒们浴血奋战,n多的小卒中的一位忽然觉得身体一阵痉挛,他受了致命的伤,倒在血泊里。视线渐渐地模糊起来,娇妻的俏模样占满了脑海,腊梅花在身边的山谷里静静的盛开,紫云英悄悄的谢去。枯黄的野草无助的蔓延,随后分崩离析,轰然倒塌,他终于笑了,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终于牵到了妻子的手,誓言兑现了,他慢慢的闭上了双眼,悲凉的战士,自古战事多离散。
  这就是战争给我们最常见的场面。悲壮!惨烈!
  
  有战争必然会有死亡。所有的战争将士们面对的都将是:别离。别离或许意味着与亲人阴阳两隔,或许是生死两茫茫。
  战争是统治者获取权力的一种手段,对于老百姓来讲,就是失去。“我独南行”的不忍,“不我以归”的忧心,居无定所得飘零,和亲人不知生死的离别。“死生契阔,与子成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曾经与心爱的人的誓言要如何兑现,这一别会不会成为永恒。对于无数的士兵来说,就是永别!
  
  《诗经·邶风·击鼓》应该是一首反战诗歌,同样反战的古诗歌还有唐代诗人王昌龄的五言古诗《塞下曲·饮马渡秋水》“饮马渡秋水,水寒风似刀。平沙日未没,黯黯见临洮。昔日长城战,咸言意气高。黄尘足今古,白骨乱蓬蒿。”读过脊背发凉,可怕的战争,毫无人性可言,白骨成堆。他们曾经对爱人的誓言,永远无法实现了。
  他还写有一首《出塞》“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悲壮的诗句,多少儿男战死沙场,留下多少悲剧。如果每个人都是一本书的话,要有多少悲剧故事正在上演,那执子之手只会成了战士们美好的愿望。
  王昌龄的诗着重表现军旅生活的艰辛及战争的残酷,其中蕴含了诗人对黩武战争的反对情绪,写得触目惊心。
  战争只是一些人一厢情愿的个人意志,却要那么多的生命为代价,老百姓只是一场战争的工具,最后得到实惠的是那些统治者以及他们的子孙。
  景象荒凉,吟来潸然泪下。
  
  在《唐诗选》里,王翰虽然只有一首《凉州词》“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确咏出壮绝千古的悲魂!那些撒在河边的尸骨,可能就是战死者妻子梦中的主角,不知情的妻子还在思念中,好凄凉。
  诗情凄楚,读过有眼泪溢了出来,战争的血腥与冷漠,和平多好,哪个战士不知道与妻儿一起在家乡享受天伦之乐,无奈的征程。
  
  《满江红·怒发冲冠》“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这首词的作者是宋代着名爱国将领岳飞。“八千里路云和月”写出了战争的艰辛与常人想象不到的困难。南征北战、路途遥远、披星戴月,风餐露宿,饥饱不定 ,年已三十,建立了一些功名算得了什么呢,和付出比起来微不足道。
  
  确实世界就如《三国演义》第一回:“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分分合合都是以战争为代价的,流血牺牲的都是老百姓,那些年轻的生命,那些思念的思绪都无法兑现。
  爱情。我认为世上最浪漫的情话就是《诗经》里这句: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按现代通俗易懂的说法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可是这些战士,有多少人能完成这浪漫的事呢?出征在外的男子对自己心上人的日夜思念:他想起他们花前月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誓言,想如今生离死别、天涯孤苦,岂能不泪眼朦胧、肝肠寸断?他们或是战死沙场,或是妻离子散,执子之手遥遥无期。
  
  爱情,给人的感觉总是浪漫的感觉。
  苏芮把《牵手》那首歌唱得令人泫然欲涕:“因为爱着你的爱 ,因为梦着你的梦,所以悲伤着你的悲伤,幸福着你的幸福 。”歌词中牵手的内涵丰富了许多,表达了执手相爱的从容、决心和力量,若能将这种执手的状态延续到老,让时间去见证那两双手从鲜嫩光滑变得布满沧桑和皱褶,又有谁不会为之艳羡为之动容呢?
  那你认为最浪漫的情话是“我爱你”?还是周星驰那句出自《大话西游》里的“爱你一万年”亦或是《人鬼情未了》中的“我愿意付出一切,只求能再见你一次”。
  它们与出自千年以前的《诗经》中的名句:“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比起来分量不一样,毕竟《诗经》中这段文字可能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书面情话之一,让人唏噱不以。
  
  《中国青年报》浙江台州黄岩高桥街道下浦郑村,有一对百岁夫妻——101岁的郑学础和102岁的张雅琴。自1928年结婚以来,两位老人已经携手走过了83个春秋。目前,两位老人的身体都很健康,日常生活能够自理,成了街坊邻居们羡慕的对象。
  老人说:“我在报纸上看到,世界上最长的婚姻是80年,被载入吉尼斯纪录,现在我们的婚姻有83年了。”
  这一对老人应该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典范了。
  
  很多次我都在想:n年之后,我与相爱的人共看夕阳西下晚霞在天边无比的绚烂,和煦的微风在黄昏浮来荡去,那该是一幅怎样的温馨的画卷?
  什么叫浪漫?我以为如此而已。爱就是平凡生活的真心相对,越真、心越清纯;爱的越深,彼此牵手就走的越远,牵手到青丝变白发。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