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拔剑四顾

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男儿何不带吴钩————夜深闲读李贺,勾起心中一番江南  

2017-04-29 06:04: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那李贺一句勾起我多少情怀?也许最近我越发“柔情似水”了。我心中也有一番江南风光,大好年华只得困守孤城,无缘饱览祖国大好山河,实为遗憾。当年李太白与司马迁都曾壮游,古人风采让人陶醉。深夜无聊,徒发感慨。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这李贺表达了一番弃文从武报效国家的书生意气。伴随着历代文人侠客梦与金戈铁马中走来的众多儒将。诗句中“吴钩剑”在中国已成文化符号。“铁马秋风塞北,杏花烟雨江南”,这是两晋以来众多文人对南方与北方的特点总结。将如山之阳刚赋予北方,将若水之阴柔赋予南方。一刚一柔中,祖国山河尽在此二句。有时长叹,天下之大,奈何天公独钟情江南?不只给了哪里寒光凛凛的吴钩剑,更是第一等文章风流地。
  
  若嫌弃白乐天‘日出江花红胜火 春来江水绿如蓝’过于平白,大可读读李白‘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读中国故诗词,若观文而不能见画,不足以与语,由诗词而入画,因入画而知情,因知情而会意。中国古代文化中,诗书画三者不分家,三者互为烘托,互为帮衬。让观者心灵神会,讲究意境的高远。以“自然之境”为最高。极爱王勃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读之每每如亲临其境,仿佛王勃所见即我所见。其中滋味实在难言。正如开头那杏花烟雨江南,心中所感又如何能用白话翻译的了?中国古典诗词之美,只在微笑会意间。再如李太白:金阙前开二峰长,银河倒挂三石梁。香炉瀑布遥相望,回崖沓嶂凌苍苍。翠影红霞映朝日,鸟飞不到吴天长。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黄云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这样一首大气豪迈,以情催动纯应自然之作,你又如何能用语言描绘出所有体会? 
  
  回味悠长的龙井茶,咦咦呀呀,轻弹慢唱的昆曲。小桥流水的婉约,长江大河的奔涌。随风起伏的麦浪,这些都需要花费造物主多少功夫才能创造而出?今人有古琴专辑《吴门琴韵》,在苍劲含蓄的琴声中,思绪竟然被带回来了那《板桥杂记》、《吴门画舫录》中。不尽摇头叹息。皆言商女不知亡国恨?只因不懂秦淮河。
  
  纯以气象压人的太白云: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一片文章锦绣之地,为何却隐隐泛出寒光凛凛?古时吴越之地尚一片沼泽。太史公曾考证吴地先人乃贵胄。率族人在蛮荒之地披荆斩棘营造家园。时光已远,真假已渺不可见。此后吴越人断发纹身,轻生敢死倒是不争的事实。武人爱剑,楚王曾欲以一城换吴地宝剑而不得。陈氏田武生于齐地而起于吴,伍子胥长于楚而归于吴。一勇一忠,将士搏命,利器饮血,遂五战五捷破强楚。若非申包胥数日大哭秦宫外。中国历史又当如何?数千年来风景依旧,忠臣良将却早已尽化尘土。明人杨慎在二十一史评弹中,着实感叹了一番兴亡无凭。是呀,数千年来,引来多少英雄甘洒热血而不悔。又有多少权谋奸臣为己利,而置大义于不顾?江山如画,当年羽扇纶巾,弹奏长河吟者又在何处?金陵王气早已黯然而收,如今又凭谁问,石头城下是否波涛依旧?八千江东子弟,各个埋骨他乡。数万东吴将士却破强魏于江边?这历史剧情化为寻常巷陌烟酒茶话中几句闲谈扯淡时,不知能否换来那千载白云的一声轻叹?
  
  人生苦短,譬如朝露。处身历史洪流中又该向何方?尝夜读明史知“五义士”事,此后每感念于此,未尝不心潮澎湃。十岁时父亲送我一本奸臣传,记载历代奸臣故事,年少时不懂得什么,只看后恨得牙根发痒。又十年重读此书,愤怒之心更盛,恨不得生啖其肉,渴饮其血。我中华数千年来天灾人祸连连,奔腾汹涌的黄河长江中,大半是眼泪与鲜血,为何倒而不朽,断而不绝?或许正因纵贯千古的一口浩然正气所撑。虽暂败而终能复起。孔子云:见义不为无勇也。至今日靡靡之音大盛时仍有:路见不平一声吼的吟唱。星火相传的正是这股勇者正气。
  
  佩利剑、壮身型、跨骏马,招摇过市者,人惧而让路,不服其勇;
  披坚甲,出行动辄卫队开道者,人惧而让路,不服其勇;
  口齿动灭人族者,人惧而不言,不服其勇。
  
  ‘然五人之当刑也,意气扬扬,呼中丞之名而詈之,谈笑以死。断头置城上,颜色不少变’——《五人墓碑记》。
  
  阉党盛行横征暴敛,天下有能者不为其用,不改己志又有几人?此五人皆贩夫走卒之辈,不闻圣贤书,却作大义事。生命,人所宝贵,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于人?而激昂大义慷慨就死之气概,其不令饱读圣贤书之文人汗颜?此五人无伏虎之力,也无随从卫队,更无生杀大权,然世人皆服其勇。‘凡四方之士无不有过而拜且泣者,斯固百世之遇也。’——《五人墓碑记》。“义风千古”四字,是否让钱谦益等辈观之羞愧?自鼎革后,多少繁华成尘土,多少诗书付一炬?岂是小儿余怀叹几番板桥下流水如泪所能说得尽道得明的?‘懿维我祖,命世之英;涿鹿奋战,区宇以宁。岂其苗裔,不武如斯;泱泱大国,让其沦胥。’清人张廷玉言:万里长城万里长,百世英雄百世空。弘历纵自称十全老人,夸耀十大武功,逆时代洪流中又能站得了多稳?在万马齐喑究可哀中,终于出现了“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的豪迈与激荡。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太湖水依旧,人世早已变了模样。正如长江越千山过平原,汇万千支流奔流入海时,也会顿觉自身之渺小。领略过陕北苍凉雪景的毛润之,又怎会将风流人物暗指自己呢?
  
  罢、罢、罢。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何时能亲自游览一番江南呢……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