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拔剑四顾

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读《诗经》札记——发如飞蓬为君故  

2017-04-19 07:43: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诗经,被那个自由纯朴的时代所感动,在这里记下感受到的点滴。
    
(一)绿竹青青,君子如玉——《淇奥》 
  【国风。卫风。淇奥】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
  如琢如磨,瑟兮僴兮,
  赫兮咺兮。有匪君子,
  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青青。
  有匪君子,充耳秀莹,
  会弁如星。瑟兮僴兮。
  赫兮咺兮,有匪君子,
  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如箦。
  有匪君子,如金如锡,
  如圭如璧。宽兮绰兮,
  猗重较兮。善戏谑兮,
  不为虐兮。
  
这是一首描写女子的梦中情人的诗。
淇奥,淇水之奥。
在淇水的水岸蜿蜒深曲之处,有一片幽深的竹林,那里的绿竹婀娜(猗猗)青翠,层层如箦,而那林中的君子啊,他如琢如磨,如切如磋;他长得如美玉般美貌矜持,却又不失健壮威武(瑟兮僴兮),他的心胸更是坦坦荡荡,光明磊落(赫兮咺兮);他高冠巍峨,充耳秀莹,会弁如星,伫立于竹林深处,形象高贵而优雅;他有精如金锡般的才华,洁如圭璧般的品德;他温柔宽厚,却又风趣幽默(宽兮绰兮),你看他登车凭倚(猗重较兮),谈笑风生(善戏谑兮),又是多么平易近人(不为虐)啊。这样的君子,简直将世间的万千美好集于一身;这样的君子,你叫我怎能忘记他呢(终不可谖兮)?
   
竹林君子,梦中情人。
他如此生动完美,比之”君子如玉,情深不寿”不知丰富了多少倍,却又带着现实的距离,所以更加令人念念不忘,终不可谖!只有秦风蒹葭中“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梦中佳人才能与他相提媲美,而这两首诗,也正是距离产生美感的极致。
  
  
(二)发如飞蓬为君故——《伯兮》
  【国风。卫风。伯兮】  
  伯兮朅兮,邦之桀兮。
  伯也执殳,为王前驱。
  
  自伯之东,首如飞蓬。
  岂无膏沐?谁适为容!
  
  其雨其雨,杲杲出日。
  愿言思伯,甘心首疾。
  
  焉得谖草?言树之背。
  愿言思伯。使我心痗。
  
诗经里写思妇的诗歌不少,唯觉这一句最简练而形象:“自伯之东,首如飞蓬。”自从你出征了之后啊,我的头发,就像飞蓬一样乱糟糟,并非是没有膏沐去打理,而是打理得漂漂亮亮的,又给谁看呢?——“女为悦己者容”,你不在身边,谁适为容!

于是,这名女子在蓬头蓬头垢脸中默默等待,等待她心目中威武健壮(伯兮朅兮),邦国之杰(邦之桀兮),手执长殳为王前驱的夫君归来。然而思念的滋味实在煎熬,想到头也痛(首疾),心也病(心痗),那种痛心疾首,真想种一棵忘忧草(谖草)来把他忘却啊。。。但是“相思好,相思令人老,几番几思量,还是相思好”,比起在孤独寂寞的岁月中把你忘掉,我还是愿意这样想着你,甘心承受那思念的痛苦——“愿言思伯,甘心首疾”。

读这样的诗,真是柔情婉转到极致时肝肠寸断。

想象着那“发如飞蓬”的飞蓬,又很容易联想到诗仙李白写给杜甫的唯一那首诗:“飞蓬各自远,且尽手中杯!”那一年李白正要离开长安,杜甫却刚刚从山东漫游归来,诗仙与诗圣在人生的旅途中偶然相聚又相远,就如飞蓬在空中旋转飘落,但在各自随风而去之前,且干尽了这手中之杯吧!何其沧桑,又何其豪脱的李白啊!
  
  
(三)我将悲怆饮作思念——《卷耳》
     【国风。周南。卷耳】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
  嗟我怀人,置彼周行。
  
  陟彼崔嵬,我马虺隤。
  我姑酌彼金罍,
  维以不永怀!
  
  陟彼高冈,我马玄黄。
  我姑酌彼兕觥,
  维以不永伤!
  
  陟彼砠矣,我马瘏矣,
  我仆痡矣,云何吁矣!
  
卷耳在今天的名字叫苍耳,嫩叶可以吃,也可以入药,功效是什么没查过。但这不重要,卷耳如同诗经中提到的其它千千万万种药食一身的植物一样,譬如采采芣苢(车前草),譬如中谷有蓷(益母草),譬如山有扶苏,譬如隰有苓(茯苓),譬如采苓采苓(甘草),它们本来面目朴素,或默默无闻或随意烂漫地生长在田头山野,只是因为诗人的一时起兴而成为言之有情的有情之物,并在时光的流逝中得到千年如新的永恒。

卷耳是弓,思念如箭,诗人将它射向魂牵梦萦的那人所在。她一边采啊一边想(采采卷耳),肢体的动作单调而重复,思念的锐痛让她无法承受,所以还未采满浅浅一小匡(不盈顷筐),她就把它丢了在大路旁(置彼周行)。

——她要骑上快马,奔向思念所指的方向!

她跑啊跑啊,一直跑到马儿累得腿脚发软(我马虺隤),两眼昏黄(我马玄黄),再也无法前进了,于是她登上乱石崔嵬的山巅(陟彼高冈),开始了悲怆的远望——是的,在古今中外成千上万首表达女人思念丈夫的诗歌中,唯有这一个场景当得上“悲怆”二字。她站在危危的高岗上,风掠起她的长发和衣裙,天地见证了她的柔弱与坚强:且让我斟一杯金杯之酒(我姑酌彼金罍),让那刺喉的辛辣和短暂的麻醉来慰藉我这无法止息的永怀之思吧!如果金杯之酒还不足以浇灭那灼人的思念的火焰,那么换上更大的犀角巨觥(兕觥),因为这悲怆席天卷地而来,它催心裂肺;这永怀之伤,无以释怀!

闭上眼睛,会有眼泪流下来。

乱石岗上孤单而单薄,马累倒了(我马瘏矣),仆人也累得倒在地上走不动(我仆痡矣)。这永恒的忧伤,无法解脱。

(四)小公务员的悲哀——《北门》  
  【国风·邶风·北门】 
  出自北门,忧心殷殷。
  终窭且贫,莫知我艰。
  已焉哉!天实为之,
  谓之何哉!
  
  王事适我,政事一埤益我。
  我入自外,室人交遍谪我。
  已焉哉!天实为之,
  谓之何哉!
  
  王事敦我,政事一埤遗我。
  我入自外,室人交遍摧我。
  已焉哉!天实为之,
  谓之何哉!
  
诗经中有两首写小公务员哀叹命运的诗,印象非常深刻,一首是《北门》,一首是《小星》。

《北门》,写一个小公务员下班后走出工作单位,正在回家的路上,内心充满了郁闷烦忧:他位卑职微,在公政事繁忙,工作劳苦,在私家境贫寒,生活艰辛;他在单位备受上司和同僚驱使压榨,回家还要忍受家人的责备讽刺,真是哪里都活得不爽;他忍不住向老天诉苦,却又不得不向现实低头。小人物的悲哀,其实千年如一。

且来看他的哀叹吧,相信你我当中的许多人都会心有戚戚:

我走出北门唉,忧心殷殷,虽然在政府当上个小公务员唉,但其实既无排场又穷酸(终窭且贫),那些认为我好过的人啊,又有谁知道我的艰辛(莫知我艰)?在单位,侍奉王室的事情全扔给我(王事适我),件件催逼着我(王事敦我);政事工作全推给我(政事一埤益我),压得我喘不过气;为奴为卑是我,做牛做马是我,我真是命苦哇。。。。

他一边自怨自艾,一边拖着疲累了一天的身体向家中的方向走去,但是前面等待着他的,也并非是关心的慰问,温暖的饭菜,而是家人的轮番责备与讽刺。一踏入家门口(我入自外),个个骂他傻(室人交遍谪我),个个讽他呆(室人交遍摧我):你怎么这么没用?你怎么就比别人笨?你,这辈子都没出息。。。。天呐,这样的生活,我要怎么过?

夕阳西下,倦鸟归林,暮色浸染天地,他那疲惫的身心却无法得到片刻安乐的居所。但是那又有什么办法呢,明天仍需继续,现实就是如此(已焉哉)。。。算了吧,既然老天已经这样安排(天实为之),我又能怎么样(谓之何哉)?
 
只有这样无可奈何地忍受下去吧。
要知道所谓生活,就是这样的日复一日啊。

 
(五)齐国有甥美少年——《猗嗟》 
  【国风·齐风·猗嗟】 
  猗嗟昌兮!
  颀而长兮,
  抑若扬兮。
  美目扬兮,
  巧趋跄兮。
  射则臧兮!
  
  猗嗟名兮!
  美目清兮,
  仪既成兮。
  终日射侯,
  不出正兮。
  展我甥兮!
  
  猗嗟娈兮!
  清扬婉兮,
  舞则选兮。
  射则贯兮,
  四矢反兮。
  以御乱兮!
  
这是一首描写贵族美少年射箭的诗。

这个美少年是是鲁桓公的儿子,齐襄公的外甥,鲁国的第十六代君主——鲁庄公。他只有十七岁,但已经当了四年的鲁候;他年纪轻轻,身材高大,美貌出众,射艺高超。
 
且看齐国人如何赞美他们的美少年国甥: 
猗嗟!(赞叹词),他生得多么俊美啊(昌兮,娈兮),身材颀长,额头漂亮而开阔(抑若扬兮),眉目俊朗清秀(清扬婉兮)。看啊,他开始跳射箭之前的“兴舞”了(古代射箭前必跳舞,称为“兴舞”):他突然张开眼睛,挑起俊秀的眉毛(美目扬兮),美目如清水般倏然流盼(美目清兮);他手执长弓,舞步时紧时缓,进退灵巧(巧趋跄兮),却又配合着整齐的节奏(舞则选兮),那巧妙的舞姿充满了令人赞叹的美感。等到礼仪既成,他弯弓搭箭,一连数箭,箭箭穿透(射则贯兮),四矢重叠(四矢反兮),他的射艺,是多么好啊(射则臧兮)。你看他整整射了一天标靶(终日射侯),竟然没有一箭稍稍偏离(不出正兮),如此高超的技艺,一定可以力抗外患吧(以御乱兮)。

好一个艺高貌美的年轻君主,齐人感叹地说:真不愧是我的外甥啊(展我甥兮)!
从字面上来看,这是一首盛情赞美之诗,但齐人到底是以什么样的心态称赞他们君主的外甥,这一点却颇为值得玩味。因为鲁庄公是齐国公主文姜嫁到鲁国所生的儿子,他的母亲与舅舅齐襄公私通,父亲在齐国被谋杀。父亲死后,庄公年少即位,也未能阻止母亲与有杀父之仇的舅舅张胆明目的继续来往(齐风里有另一首《敝笱》专门讽刺这件事);不仅如此,在后来对卫国的战争中,他还与舅舅并肩作战,关系一度非常亲好;而在他三十五岁的时候,在母亲的强烈干预下,他又不得不娶了齐襄公的女儿哀姜为正妻。

这样一个鲁庄公,齐人为何对他不啬赞美呢?难怪毛诗序说它是以美为刺了。不过这也只是猜测而已,我想这首诗大概写于鲁国与齐国一起出征卫国之前(庄公五年,鲁国联合齐、宋、陈、蔡四国攻打卫国,那时他正好十七岁),当时年轻貌美,长得“清扬婉兮”,又风姿英挺的庄公确实得到齐人的喜爱也说不定。


[诗经的夜晚]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月出》
  
  这是生日的夜晚,这是酒后的怅然
  在月下行走,你步履轻快
  又蹒跚,月亮呀月亮
  将中国的夜晚独自观看
    
  白露为霜,采薇的小姐已不在岸上
  走出城门,碰到忧心忡忡中变脸的男人
  思念夫婿的妻子,把脏兮兮的羊群
  赶进错乱的羊圈
    
  有棠梨树啊被砍去枝叶
  有窈窕淑女,与她的相好调笑
  与你没有干系。有兄弟们在终南山上
  刨土,守望,月色寂静,盖住了
  你的一颗诗心
   
  华服的先生,向你花言巧语
  劳苦的民夫,流泪,丧命,一生没抓住什么东西
  有风雨,光顾光徒徒的四壁,和破落的庙宇
  有父母,因活命流徙,不能报答恩情
    
  迎风的马匹,打着疾愤的响鼻
  有大腹便便的官吏,洗着鸳鸯浴
  有老天的成命与照应,瞎眼而摸不清百姓的底细
  有你,在月色中孑孓而行
    
  冷风一吹,酒醒了一半。你强迫自己
  忘记,心上人在别人的怀里享受着乐趣
  你看见月光洒了一地,诗经的夜晚
  五千年来,没改变伤心与忧郁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