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拔剑四顾

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木心,草木之心  

2017-01-26 07:03: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来无事,读木心,处处精致温润。
虽不敢说字字珠玑,却每每峰回路转,但见人间春色,也会随之大悟。
 
有时在国外的某某路上,见证夕阳;有时在民国的深山古刹,遇见爱情。虽是别人的爱情,但也是入心入肺的冷暖。
能将别人的生活,演绎成自己的心酸哀愁,惟诗人矣。
喜欢他把恋人之语形容成“大而空”,因为世上,没有一种语言,可以穷尽那样的揪心与甜蜜,无奈与甘愿。
 
那个等电车的女子,每每精心妆成,不是为了等心爱的男子,而是为了让自己在所有的季节,留下美好的光影。
《遗狂篇》显是中国文人最后的梦,谈笑自如,博古通今,阅尽千古。然而,梦也只仅是梦而已。
少年的顽皮,青年的闲适,中年的辗转。正如童年时一只得来不易却沉入河底的名窑小盂,暗喻的坎坷,这一生,将会有很多!
 
最喜欢,还是《九月初九》,他对中国人与自然的探究,比任何学术派别高人,都来得深远,因为诗人之心,言之不尽。
初以为,这是篇写民俗的小文,或是节日之乡愁。其实,不仅仅如此。
反复观瞻,反复叹息,反复有收获。
有时我也想,如若这世上没有学究式的命题,没有辛苦凑合的格致,没有拼命高深的哲理。只有穷其一生的美好,毕定,只剩下诗人这样的行当了。
 
木心认为艺术的行为更接近道家,或反之,两两互益,来来往往,但最后也只是“莫逆的顾盼”。
那么艺术家应该是什么呢?他没有回答,然从文中可知,艺术家便是“自然的人”。
 
我本是一个顶顶讨厌理论的人。但凡有人叫我写评,便满脑门子官司。特别是诗歌,那是住在诗人内心的小东西,你如何说得清这些字眼是打哪儿冒出来的?更何况与诗人有染的那些花草树木,浸润着诗人魂灵的各种物什,都是他们的至爱。你哪里就能明白至深了呢?
 
中国人所说的“自然”,其实就是“万物”。
万物皆有灵性。包括一阵吹过身体的风,都会带着你的气息;或包括吹过爱人的风,临近你时,也会有莫名的惶惑。
 
中国的文人,爱的不仅是人,而是与之共存的这个世界。你看,你住过的山丘,都有了同样的温暖——“旧的空鞋里都有脚。”
 
什么叫钟灵毓秀?什么叫做形而上的美?
中国的花草树木,山川密林,楼台亭阁,池水盆花,季节更迭,乐音童谣,甚至九月九的茱萸,都比国外多了一份莫名的品性和韵味……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