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拔剑四顾

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关于我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旧时的月光  

2016-09-11 12:55: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异乡

彼时,月光已经钻进老宅
拽着古槐枝条向上攀登
大地的骨头裸露出来
什么声音在摇晃,敲打着不安的灵魂
我慢慢推开紧闭的窗户
月光水流一样漫进来,淹没了我的裤角

我的颜色白了  
从头到脚,从内到外

还有一些细小的风,带着轻微喘息
在异乡乘着月色赶路 
月光把我旧时的伤疤拖到墙上
挂成一片片忽明忽暗的光斑  
或忧伤,一只猫突然从窗口射出
像一块黑色石头,砸向镜面

三十年前,也是这样一个夜晚
我告别了青涩初恋,于月光下出走  
一个从小离娘的孩子,揣着孤独  
和微弱的烛光上路  
如今我头上
已拥有月光一样的风霜

今夜,月亮掏出了所有的银子  
多少贪婪、虚妄和未知,被夜色掩盖
月色之下的世俗,像一张白纸
清冷、孤单、还有一些浪漫
夜露悄悄地落下来

中秋缺

期待今晚都在天上,离人间远些
世俗烟火里,残缺的瓷器叮当作响
一个人站在月光下祈祷
影子被乌鸦叼走了
月饼都是圆的,甜且腻
有人吐出了泥沙

现在这样叙述,今夜我翻遍了
所有内存,找不到一个完整的借口
月光下的风,乖戾、朦胧
阴谋和陷阱都躲在喑处。现在
我把往事一件件掀翻,开始折叠
一朵云悄悄走过来,屏蔽了现场

还有些人,在乘着月色赶路
或离开故土,或返回家乡  
这一生,已有太多时光被我挥霍 
还有多少月光下的影子
被我跑丢了。有一个地名
在异乡抱着骨头痛哭,用方言

蓝月光

今夜孤独的人,都穿上了
蓝色外衣,他们和我一样拥有
蓝色的忧伤。一只萤火虫
提灯在夜色中行走,那些
在阴影里鸣叫的夜乌和  
昆虫,在为谁祈祷,或歌唱

过往的风在窃窃私语
不知道它们在议论天上
的爱情,还是人间的烟火
那些从树叶和草尖上
滑落的泪水,圆了又缺
缺了还圆

大地的骨头,在月光下裸露出来
隐忍、从容, 发出蓝色锋芒  
今夜我只是一枚佛经里遗落的石子
让风雨吹打一万年后
被随手摆放在时光轮回的路旁

窗外  一只夜鸟飞过
            
我现在这样叙述,这个秋夜
肯定有一只鸟,从我的窗前飞过
呼唤我。这是一只有病的鸟
它的声音低沉、忧伤,浸湿了
窗外的月光,让自由出入的风
哑了嗓子。在这个雾汽弥漫的夜晚
一只鸟轻易地说破了世事

我允许它们诉说自已的欢乐和、失意  
甚至疾病 天灾、人祸和
卑微的身世。 也允许爱我的那一只
丢下我,栖息在世俗枝头
我看到一只乌鸦绕道,远离航线
侧身躲过尘世追杀

何时才能收拢翅膀、和欲望
四十年前抛出的诱饵,离天堂还有多远
岁月里歌声,灌满了世间风雨
高举信仰的飞翔者,相忘于江湖
有梦漫天飞舞,羽毛一样轻
抱紧自己的骨头,我也想腾空而起

在外省

我要告诉你,那个有病的人
被一张野广告,粘在异乡电杆上    
风一吹浑身都疼,外省没有神医
上帝存放的经文字迹模糊
有稔熟的方言,如夏夜之蚊
叮我

身上标注的气味、和旧病
大多源于遗传。叶子在
月圆之夜,拽住一棵树
痛哭。半阕月亮挂在树稍上
一半内伤, 一半风寒

一个地名,陷入地图深处
像一双手扼住我的喉咙

这时,天空下起了小雨
我的行囊湿了

月饼的味道

今晚的月亮,行走在异乡
两千公里距离,在地图上几乎
可以忽略。坐在外省的月光下
我也有李白诗中的忧伤
月饼大多都是甜的,喻意也好
有一块抱着我,哭了

矇眬的月光下。我发现
一些模糊的身影在来回走动
我熟悉他们的方言、习惯
却看不清他们的表情
夜色像巨石一样压下来
是谁在唤我的乳名

白露过后的风,已有凉意  
我手中的五仁月饼  
被攥出了汗味,像家乡的甜柿子
“咚”的一声掉在地上
碎了

忧伤水流一样漫上来

月光下的小村

这时月亮已经翻上房檐  
抓住树梢向上攀登
一支由昆虫组成的乡村乐队
演奏进入低音部,月光下的小村
沿河谷铺开,如一幅山水画。有细小的风
吹过小村鼾声,轻轻地摇晃

那些树木、野草、和庄稼
还在夜间赶路。牛羊和鸡鸭沉入梦乡
蛙鼓敲击着稠密的农事,一只夜蝉
抱着河柳竖琴,更像演奏家
露水总是来的很突然,农人细小的幸福
一夜之间,全都湿了

在山恋上移动的下弦月
偷窥到一幂隐私,这个夜晚
小村,在天籁一样的音乐陪伴下
轻轻晃动了一下。子夜的小村  
请允许一个异乡人,深深地陷入

草木温暖

那些自然生长的草木,死了一茬
又发一茬。从视野里慢慢走失的人
带走了多少温度、和残忍。 现在
我把他们的骨头从远处背来
堆放在一起,让他们相互取暖
有一条暗河在我内心汹涌  

我用自己的方式,向亲人们传递
春天的鸟鸣,和细小的祈祷
上山打柴,下河捕鱼包括繁衍血脉
坚持始终不离不弃
既便有一天我的灯灭了,也要
变为一节炭,或一块煤

变成一只鸟,我也要同亲人一起飞翔  
歌唱、或哭泣。变成一朵野花也要与他们
挨在一起生长、开花、结果  
直至枯萎

深秋

又一个秋天来临时,我说话的语速
行走的脚步,明显慢了下来
我知道,过了五十岁
以后的季节会越来越凉
就像那些在秋后,缓慢行走
的植物,经不起一场轻霜

现在,回忆也是一种温暖
每个夜晚,去山野拾回那些
被秋天遗弃的果子
有些完好如初,有些已经
腐烂,在果树的高枝上
挂着一只灰色鸟,摇摇欲坠

它肯定和我一样忧伤。葱郁的季节
已经远去,现在还剩下几次飞翔
田野像被打扫过的战场  
秋风尖叫着,一阵紧似一阵  
翻动一片叶子
又一片叶子

生命的长度

一条路断了,还可以选择
如果生命弯曲了,还有多少借口
多少年后,我拨开杂草,在月光下
寻觅这样的结果。用左手承接风雨  
和阳光,用右手高举亲情
然后用卑微的思想,接近死亡

我曾经看到,一棵行走的树
走着走着就被风拽倒了,还有一只
在夏天高歌的蝉,唱着唱着它的嗓子
就哑了。雄鹰在天空被多少生灵仰望
落在地上,溅起一片叹息

还有那些欢笑、痛苦、和无奈
纷纷走进时光深处,悄无声息
前方那一棵开花的树,最后的证据
一次又一次被乌鸦指认

父母、妻子、儿女和血缘,日夜
敲打着生存的算盘。一盏油灯
正在被岁月熬干。我中年的食谱上  
写满了柴米油盐,烟火和漏洞
它们是我一生的牢笼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