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拔剑四顾

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淇水汤汤  

2016-08-24 06:15: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淇水汤汤,渐车帷裳。 
——《诗经·国风·卫风·氓》

⊙ 在淇河的衣袂间一梦成殇
在月光中打坐的淇河,她的心跳是押韵的风声
在细雨中抽泣的淇河,她的笑靥是隐喻的独白
君子的佩带随风飘扬,一根美德的鞭子
缠绵在河流颦轻笑浅的眉心处,历史隐隐发痛
卫地采桑的妇人,掬一捧淇水,洗去脸上的灰尘
而内心缱绻多年的相思,却久久挥之不去

在清冽的碧水中,翠竹的倒影是素颜的锦书
流水涌动着琴瑟,倦柳愁荷遮住了《诗经》的扉页
我来不及转身,征人已成了风帆过后的侧影
气节与哀伤的涟漪,是一条河流千古不变的命脉
沿途的风景,把涛声紧紧揣在怀里,像揣着千古爱情

一路起伏跌宕的流淌,带着宿命和抒情奔波
两岸的稼穑良莠不齐,苦于赞美的稗草
纠缠着诗中一语双关的意象,大片麦穗青黄
仿佛功德盖世的人,让天下提前杀青、收割
淇水沙哑的嗓音,唱尽了一个王朝落英缤纷的挽歌

我多想成为一个老艄公,在古老的河流中安身立命
温一壶浊酒,唱一首民歌,数一数翻卷的浪花
那些渡河而去的隐士,是淇河永恒的佩玉
羁怀多感的困顿,正奔涌在反“S”形的流向中
思念与风帆一起膨胀,身负荏苒的白鹭
从芳思叠加的浪花中,提炼出心宽梦窄的风雅颂

桨声过于沉重,惊醒了儒雅的诗句,云彩泪眼婆娑
粘湿了大雁修辞迟钝的羽翅,隐士们逐水而居
用赋比兴的章法泛舟淇河,一座古典诗赋垒起的江山
被淇水濯洗得冰清玉洁,笔墨纸砚捆绑的流水
在虚拟的庙堂与江湖之间,暮宴朝欢
在淇河宽大妩媚的衣袂间,一梦成殇

⊙ 一条河流,在诗歌的源头缓步香茵
一条河流,如伊人的香尘,从诗经里一路走来
两千多年风雨沧桑,裁剪了一袭凄美的爱情旧衫
国都附近的桑园,已缀满乌黑的桑葚
每一颗都饱含着故园之思,我该用怎么样的深情
才能为君王挹去脸上的泪水和征尘?

卫国的大风起兮,雁的叫声凄厉,战马嘶鸣
剑气冷飕飕的,群星暂时收容沉默
唯独孟姜的啼哭之声,凄楚而又婉转
杵砧的捣衣声,催情了刀鞘中坚硬的冷霜
望断无数条西风古道,归家的路途却战战兢兢

淇河两岸的竹林,密密匝匝,仿佛周天子的掌纹
一半是他的江山,一半是天下礼仪
绿竹猗猗兮,奔腾的黄河水决堤而出
绿竹青青兮,雨滴般的箭簇凌空而出
青青淇竹啊,艰难支撑着故国衰朽的躯体
一节一节的爱,就是一次一次的祭献

中原大地一片苍茫,朝歌城内的通明灯火
早已冷却为城阙上苍凉的青苔
墙根的野草,又长高了一寸,头顶着露珠
像顶着亡君的头颅,一动也不动
月光漏洞百出,雾霭沉沉,却哭不出眼泪
对着苍凉的淇水,它唤了一声,周公旦?

鹤壁的星辰寥落,一朵淇河水花,香囊暗解
我掬起一捧淇河之水,如翻开一部厚重的诗书
有风、雅、颂,有邶、鄘、卫
有天下社稷,也有儿女情长

⊙ 在淇河,怀想隐士和落日
一只白鹤衔着一条古老的河流
从山西棋子山开始,一路盘旋飞翔
经过辉县、林州、鹤壁,最后坠入卫河
宠辱不惊的流向,令所有的桨橹舟楫
提前发芽,潮湿的窒息萌生了悔意

初春时节,淇河两岸的杏花开得恣意妖娆
一簇簇,一团团,一树树的
被《诗经》里的伊人宠爱着,檄文和战报
千里迢迢地赶来,文辞中透着杀气
也氤氲着蜂媒蝶使的暗香

淇水悠悠啊,那一年,我划着松木小舟
溯淇河而上,遇到了打躬作揖的双脊鲫鱼
也遇到了李白、杜甫、王维、高适、陈子昂
“淇水流碧玉,舟车日奔冲”
每一点白帆,都是一行被春风羁押的诗句
文辞和守望,醉卧在激流的漩涡里,顾影自怜

一株枯柳呆坐在河边,他内心的黍和离
却一点点破芽,一寸寸抽条,一天天变绿
昨夜在河边哭泣的先民,因为惯看了
太多的血泪、刀光、杀戮和流亡,他的内心
向往远去的故园,他的悲伤经不住淇水的推敲
凭栏远眺的柳丝,历经磨难,抵达折柳人的断肠处

繁花三月,价值万金的家书,一再推迟归期
放飞纸鸢的人,在仰望与沉思之间
放纵了一朵朵浪花溃败的步伐
“屏居淇水上,东野旷无山”
而我,只钟爱于那枚隐没于桑柘外的落日
像仙居淇河的隐士,轻轻扣开破旧的荆扉

⊙ 在云梦山,聆听沁人心脾的教义
一滴露珠,喊着乳名,从云梦山的峰峦处一路奔来
两千多年时空的穿越,竟然长不过一声道号的余音
风声很紧,风云叱咤在春秋战国悲歌未彻的眉批上
酒杯、旌旗、云朵,在八卦阵的禅机中摇摇欲坠
天下的形势,比云梦山的烟雨更为迷蒙

初春乍寒,不可独自一人登云梦山
每一道山门,都是一册硝烟弥漫的兵法
每一计步梯,都渗透着先贤的智慧和哲思
鬼谷祠下,拾一级一级台阶,你像一个远离了
家国的人,负箧曳屣,天下纷乱,等着你去平息
每登临一步,心中的宏伟抱负就放大一次

瑞映池的水异常平静,那些喧与嚣、恩与怨
功与过、是与非,都融化在这一方水池中
穷兵黩武的荆棘,被烟火和刀光流放
天下大势,分分合合,纷纷扰扰,而容颜易老啊
能把历史和现实分开,把纵横和捭阖分开的
唯有那一线飞瀑,倒立而下的死,就是羽化登仙而生

演兵岭上风声鹤唳,乱世的草木,揣着蝉鸣的锦囊
仅仅剩下一计可施,涛声不绝于耳
飞瀑溅起的点点白花,仿佛众生读书唪典
落在芦苇、菖蒲、灌木,以及行人的脸上
我不远千里而来,只为感受这沁人心脾的教义
只为在飞瀑前颔首鞠躬,折叠内心的棋局

⊙ 一箭淇河的竹影娉婷着清白的美梦
夕阳落下去的时候,淇河才忧伤地回过头来
温婉而又贤淑的女神哦,你一路蹒跚走来
滋养了两千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也滋养了
一代又一代打渔的人、采桑的人、吟诗的人
诗词歌赋的含沙量不多,清澈的文字与皓月一起
游翔浅底,翠竹拔节的声音,时时叩响天子的窗槅
贤德之人在青灯下,捧读一卷经书,冥思苦想

历史空留余音,淇水漾起抑扬顿挫的卫风
舟楫往来,三条源头的颠沛流离,在鸟语花香中
与典雅的落霞交换流年,月亮学会了深居简出
而那些商贾、隐士、墨客、贤达,连同尘封的往事
挣脱掉光阴的栅栏,却在一朵朵淇水的漩涡中
怀着矜持的心,叩问历史和心灵的教谕

浪花与雨水交织着隐秘的梦想,在刀刻的竹简中
仙鹤弦歌不绝,三五声阔别多年的故国之音,告老还乡
谁的春心如腻,又潸然泪下,暮色醺醉,献上苍凉和赤忱
花悰暗省的淇水,你一路蜿蜒前行,却以朴素的宽宥
洗亮了沿岸每一株翠竹的节气和情操

两岸的羔羊,像君子一样,睁开澄澈明亮的眸子
豫韵悠长又婉约,云翳中投下的阵阵鹤鸣
在河底越积越厚,一个远离家国的人,青衫单薄
掀开碧绿的河面,像掀开一封温良的家书

草木安睡,蝴蝶穿越一条河流的荒芜
朝代的礼乐,是从淇水深处抽出的根根鲜亮肋骨
在白帆和浮云之间昭告天下
宗法人伦的药理,疗养着时代的伤病
庶民的发髻,扶不住一缕弱风,却簪住一纸礼仪

青岩寺的钟声,低缓而滞重,崔晓了鹤壁的天空
一个心怀社稷的人,他吐哺着夙夜不寐的忠诚
一个将庙堂挂在心尖上的人,在清澈的河流边
静静地濯洗着木屐和礼制,在一箭淇河的竹影中
渴望一边聆听婉转鹤鸣,一边让淇水解析清白的美梦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