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拔剑四顾

直挂云帆济沧海

 
 
 
 
 

日志

 
 

王维及变奏  

2018-07-28 07:30: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马饮君酒
        问君何所之
您的马儿
奔驰在您的古典韵律
能否告诉我
南山的方位
能否在那儿
守着我们的一壶大醉

        斜光照墟落
        穷巷牛羊归
倚着您的诗句
我们不妨试一试
时间里倒行
用不了多久
混浊的空气
开始澄鲜
一缕缕夕晖
林梢游戏
于我们,则刚好是
早晨

        即此羡闲逸
        怅然吟式微
退着退着
与荷锄的田夫擦肩而去
与他们桃源人的语言
擦肩而去
退着退着
不知不觉
从您的诗,退入了
最初的《诗经》——
式微,式微
胡不归

        随山将万转
        趣途无百里
您的青溪,我试着
放下一叶小舟
它顺流而去,似早已熟悉
流波的惯性
水石相絮,空谷回应
恍惚前生的回音
松绿之静,如瀑洒落
伴着溪水的蜿蜒
一片片菱荇,一丛丛苇叶
随风起伏
皆若故人相见

        请留盘石上
        垂钓将已矣
如此清澹的山水,刚好安居
一颗疲惫的心
可我忽担心夜间寒露
入睡的安定,也忘在了
山的那边

        复值接舆醉
        狂歌五柳前
接舆是谁
一个喝醉了生命的酒鬼
他的狂歌,大概只有
百分之一的人能听清
现在,我们且将他
从五柳树边
特邀出来
我们需一个导游
以进入失落的时间

      空山新雨后
这新雨,我儿时
经常经历
只是,没觉得虚空
而是空远

      天气晚来秋
这时的心情,自然是
好的,充实的
吃过晚饭了
凉爽的时间,开始酝酿
各种游戏

      明月松间照
那时,我们并不觉
其中禅意
搁在槐树上
挂在楝树间
都可以
像裁判的银色时表
计算着游戏

      清泉石上流
这时刻,往往是
一场游戏的间隙
不仅有泉声
还有虫吟,鸟呓
偶尔掠过树梢的
神秘风声

      竹喧归浣女
记得隔墙
突然响起的
是妹妹们的笑声
至今不知笑什么

      莲动下渔舟
渔舟归得够晚的
游戏也结束了
世界的中心
复归莲与鱼儿的嬉戏

        江流天地外
        山色有无中
我曾循着江流划去
片片山峰
隐逸中蜕出
露出林木,乱石
闪烁的光线,散落的阴影

最终,我只得停在
圈圈涟漪的中心
垂钓自己
若有若无的影子

        不知香积寺
        数里入云峰
幽暗的森林
荒无人迹,有如阴界
那飘忽不定的钟声
与谁有约

瑟瑟的一轮白日
忽已西沉
层层松绿如梯
引向高处寒意

        君问穷通理
        渔歌入浦深
我爱这两句诗
吟咏中,隐隐觉得
是您对我的回应
但问题是,渔歌于我
已然陌生
我的每条水边
都是斑斑油迹
您的“穷通理”至我这儿
可是到了边缘

        中岁颇好道
        晚家南山陲
如今,我亦已步入中年
生存一座小城边缘
终日与各类异味周旋
我的“道”,就是不断逃避
避入自己体内
那儿有一些残存的经脉
与您依稀连接

        兴来每独往
        胜事空自知
我的视线,学会了
一种乖巧的减法
漫行时,偶遇一朵野菊
光影里坐禅
我会与它久久相对
恍惚进入桃源时间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
而此时,它正倚着
一片运转的垃圾
垃圾的后面
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丑恶正无忌开垦
钻石的泡沫
翡翠的毒菌

        偶然值林叟
        谈笑无还期
泉未出山,便干涸了
山那边升起的云朵
与我的漫行无涉
只是在诗中
时而与您相遇
叨叨说了这些
大概您也无法理解
您还是去访您的林叟吧
而我,仍回我的蜗居

        独坐幽篁里
        弹琴复长啸
可我们早已不会长啸
只会晕眩的灯光里卡拉ok
在别人的节奏里
逃避孤寂

        迢递嵩高下
        归来且闭关
古渡边的城池
为何如此荒凉
是因它的沉重
无法抵达彼岸

落日的余晖
忽洒满秋山
似在催促行程
又似在盘桓,流连

哐当一声
你闭了柴扉
相伴黑暗中的诗篇

        空山不见人
首先的问题是
如何去这座“空山”
它很近又很远
并无具体地点

        但闻人语响
一切都被静寂
淹没了
几声偶然的人语
像呓语
像山风中摇曳的
一缕烛焰

        木末芙蓉花
        山中发红萼
这朵辛夷花
是您的专利
它寂寞地开了
又寂寞地谢了
可并未凋零
它就是风的节律
暗换的流年
它静静地谢了
又静静地开了
永无止息

        来日绮窗前
        寒梅著花未
您是否真的思念故园
雪意空茫的背景
一朵寒梅,依着一扇窗户
静静绽开——
这是您的故园
或许,也是所有人的故园
恍恍觉得自己内部
一种寒梅状的植物
正舒欠着醒来
轻微如叹息

        遥知兄弟登高处
        遍插茱萸少一人
先生,您在伤感
让我这个异乡人
情何以堪
我的故园
早不知雾霾中漂移何去
所谓佳节,更沦为
商家的一场场闹剧
我漠视世界
世界缺了我
皆无所谓

        银筝夜久殷勤弄
        心怯空房不忍归
但我们终究都要归去
在一张虚无的床上
孤独地躺下
窗外,依旧是
月色漫溢,露水闪灭
而我单薄的寒冷
又将为谁感知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